Катюша

阿卡姆疯人院在读

【AO3授翻】梅格洛尔的舞蹈

原作者:Elenluin
翻译:Ekaterina Young

大刀。大刀预警……

ps: 快夸我的效率

——————————正文——————————

【一、二、三转身,四、五、六踏步。】

为何他仍留在这儿?

【七、八,再鞠躬。再来一遍!】

他的手看起来很黑,可是并没有受伤。他知道这是个不祥之兆,一旦灼烧越过了肌肉,就不会再有痛苦。但是他不在乎。

人们不明白。他们认为是他父亲的誓言在控制他的行动。从来都不是。

也许他的家族拥有荣耀和忠诚,但最多的是骄傲。但那个誓言,没有。这么想的人简直是个傻瓜。因为就算他们回去,请求解除那个被诅咒的誓言,维拉也不会原谅他们。但至少这是个开端。

他清楚地知道,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一直迫使他们向前。他们自己的行为,他们自己的罪行,他们对时间不可能倒流的认知。那就是一直萦绕在他们所有人心头的东西。

不像他的某些兄弟,他不恨他的父亲。他知道,他们都足够大到可以自己做决定了。他们也做出了决定。他将那些他曾经爱过的人和事物全抛到脑后,他的妻子,他的孩子。即便这种直觉让他感到极度的痛苦,但他知道,自己从来不曾后悔这么做。

这是惟一可能的选择。那一刻,他听从了自己内心的声音,而不是脑中的声音。他策马远游这个世界,逃离阿门洲这个金子做的笼子。如果他没有离开,他永远不会感到如此快乐——那种渴望太强烈。不……他不是一个人冲着誓言而去。

他曾经快乐过吗?

【七、八,不对!第三步重来!】

答案清晰明了。是的。

他漫长的一生都献身战争。奇怪的是,有时候他对此感到高兴。他曾对此感到内疚——不知为何,这不可能是犯了这许多罪的人该有的情感。

当他掌管一支军队,每一个人都听从他的指挥之时——当他的命令被完美地执行,每一个举动都正好是他所想要的之时——是的,他感到快乐。

当他策马奔腾过他的土地,风儿挑逗着他的长发——他从一个营地骑到另一个营地,保卫着今时今日他们称之为“梅格洛尔隘口”的地方时,——他曾经感到快乐。

当埃尔汶的那对小双胞胎开始学习写字,并写信告诉他他们有多么爱他时——即使他们清楚地知道他是谁,他都做过些什么——是的,他感到快乐。当他遇见那些与他分享思想的人,新朋友或老朋友时;当他和梅斯罗斯——他最亲爱的那个哥哥——单独待在一起时,是的,他感到快乐。

但是当他创作歌谣时,他感到难过。当他弹奏他的竖琴时,他也会悲伤。因为,在那些时候他会想起他是如何背叛了他爱的人们,一次又一次。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做出的那个选择。为什么他当初没有把茜玛丽尔留在它应该在的地方,而不是在最后才……

他不知道。望着烧焦的双手,他感到悔意在胸中不停地升腾。但是他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没有意义。这都是自己的选择,不是吗?

【继续,一、二、三、四,稍慢一点!】

他抑制不住那些喷涌而来的记忆——那些他教儿子如何跳舞的记忆。那已是很久以前了。他从没教过他们如何弹奏竖琴,男孩子们从未听过他在Endorre写的曲子。无论如何,他怀疑他们永远不会对这些有兴趣。他是演奏家,但更是舞者。这些年,他一直在将自己的歌传授给别人。但谁还会记得。

他的音乐会活下来吗?随着他剩下的兄弟们一个个离去,他已经没有可在乎的人了。也许他会被作为一个战争中的王铭记——那些给这个世界带来了许多痛苦的好战的兄弟中的一个。也许会活下来,但也许并不一定要活下来。

忽然,他有了一种莫名的自信。也许还有人记得他的音乐。也许是双胞胎,也许是他的一些年轻的朋友,甚至,也许是那些智者。这种想法让他奇怪地感到平静。

地动山摇,他已经很难再站稳脚跟。海浪变得越来越高,水正在朝他不停地涌来。他没有逃避,甚至动都没有动一下。他会在这儿等候汹涌的洪水的到来。他已经做出他的了选择。

生活就是一支舞蹈,而他要一直跳到生命的尽头。

————————————————————————————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196305

评论(1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