Катюша

阿卡姆疯人院在读

【AO3授翻】帖勒瑞吹笛人的故事

原标题:The Tale of the Telerin Flute-Player

原作者:Himring

然而这和之前那篇翻译并不是一个系列】在这篇文里,二梅有一个帖勒瑞妻子。

————————————正文——————————————

当梅格洛尔的妻子第一次听到她丈夫最著名的作品——诺多兰提时,她的表情就像是刚刚咬了一个没熟透的柠檬。

“天哪!”她惊叫道。“就算他们已经表明了后悔之意,诺多兰提也全是写他们自己的!说实话,‘诺多族的堕落’,——诺多族!别人都被他抛到哪儿去了?”

于是她拒绝听诺多兰提的表演,甚至都不愿听别人谈起它,就像她一向拒绝进入提里安城一样。还就像……就像她讨厌给那些胆大包天地唤她“梅格洛尔之妻”的人表演一样。他们应该尊重她,将她当作一位全凭自己能力的音乐家。

然而,一天她接到了一封来自维利玛的Elemmire的邀请函。从远方而来,她一直都很欣赏这位先生。Elemmire亲切地欢迎了她的到来。他赞赏她在竖笛和横笛上的造诣,还邀请她加入一个小型的私人音乐会,就在他的家里。朝着漫漫长夜的尽头,一位凡雅女高音[1]歌手表演了一首关于瓦尔妲星辰的赞美诗。她静静地坐在那里,聆听着诗中深沉的情感,肃然起敬。

当她发现自己又能说话了,有些胆怯地问:“我从没有听过这首赞美诗。是你创作了它吗,Elemmire?”

他惊讶地看着她,问:“你竟对它不熟悉?它可是诺多兰提的一部分……”

那一瞬间她很震惊,也很尴尬。而Elemmire意识到了这一点,很快转移了话题,轻快地聊到了别的事上。

第二天,她启程离开了维利玛,朝着澳阔隆迪走去。她经过了一个村庄,那儿正在庆祝节日。花圈挂满了主广场,风儿轻而自由地吹过,年轻而庄严的乡村居民在一起欢乐——他们正在举办一场充满活力的舞会。看见旁边的高脚杯里盛放的葡萄酒,她停住了脚步。而接下来的曲调让她险些绊了一跤。

“我从没有听过这支舞的曲调。”她说。“是新近的吗?”

“你从没有听过?”他们问她。“它可是诺多兰提的一部分!”

她把喝了一半的葡萄酒放在桌上,有些恼怒。这些凡雅精灵真的没有表现出应有的态度。

一段长而疲倦的旅途之后,她终于到达了澳阔隆迪的大门。她走过一位孤独的帖勒瑞渔者身边,后者正在一边修理他的渔网,一边轻轻地对自己歌唱。是首温柔的简单小曲儿,讲的是一位丈夫远居别地的悲伤女人的故事。

她突然回过头。

“这是什么歌?”她幽灵般出现在他身前,威胁地看着他。

他从他的冥想中回过神来,吓了一跳,咬了咬嘴唇。

“这是诺多兰提的一部分,”他充满歉意地承认。

她走进了城市,径直走向海边的码头。她在最长的那条海湾以东的边界上坐下,垂下两条腿,在水面上不停地晃悠。她朝Tol Eressea的方向看。然后她拿出笛子。

刚开始,她轻轻吹奏着那首关于瓦尔妲星辰的赞美诗。然后,她转到了那支舞的曲调。最终,她吹响了那位孤单妻子的小曲儿。

一切都结束后,她放下笛子,独自坐在寂静之中,聆听着海浪的声音。

[1]原文为"alto"。可翻译成女高音、男低音甚至中音,这里因为是面对夜色赞美瓦尔妲的星辰,个人觉得翻译成女高音比较应景。

评论(27)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