Катюша

阿卡姆疯人院在读

【原创】关于第一家族家法的二三事。

#说干就干的我。
#可能拍的很重
#本来有点想写第三家来着。但是米娜桑似乎都想看第一家~
#不是故意要拍凯三的 但是他似乎最能搞事情嗯【】
#见过我的人都知道我只会作死
#有一点点crossover 读了就知道了
#CP应该是 三白和三五
#另,牙口和雅玛瑞伊姐姐的那篇后面的文笔实在是翻不下去了,致个歉qwq

————————正文分割线————————

(一)

“提耶卡——你应该回去的。”阿瑞蒂尔紧张地吞了口口水。

他扭过头看着黑发的堂妹,一言不发。

“大伯很生气……我很少见到他这么生气。”她接着说,“也许你乖乖地回去,跟他认个错,他就会宽恕你的。”

一如的胡子。如果祂有胡子的话。

凯勒巩惊叹于这个妹妹的天真。父亲本就不苟言笑,虽然平时总窝在工坊里敲敲打打很少管教孩子们,可是他们做了什么他总是心知肚明。而他的严厉,七个孩子更是有目共睹,想要父亲宽恕谁基本上是不可能。

“我没犯错——为什么要回去。”凯勒巩紧咬着下唇,长长的金发散落在他轮廓分明的脸上。

“他们找你找了很久了,连维拉都知道了这件事……”

凯勒巩不耐烦地打断她的话。“好了好了,伊瑞皙,我先去找点儿吃的给咱们。明天一早你就自己回去吧。”

他站起身,背起弓箭走出藏身的岩洞。

伊瑞皙在洞里等了堂哥很久,可是过了很久,他都没有回来。

(二)

在双树的第一缕光辉投向提力安的街道时,凯勒巩发现自己不明不白地回到了这里。

昨晚……发生什么了?

他记得自己是去打猎来着。然后就莫名地被人从后面打晕了。

他走到门边,开始疯狂地摇晃门把手。

很好。锁了。

一摸身上,弓箭也不见了。

一如的大屁眼子。

他讨厌任人宰割的感觉,他此刻宁愿父亲冲进来暴揍自己一顿,也好比在这儿干熬着强。有时,对将要发生事情的不知情才是这件事情最大的恐怖之处。

当凯勒巩正在胡思乱想时,门砰的一下被撞开。

(三)

他还没反应过来,就结结实实地挨了一耳光子,随之出现的是大哥那张暴怒的脸。

“图卡芬威,你都做了些什么?”

“跪下。”是另一个沉稳有力的声音,也是凯勒巩最为恐惧的声音。

他立马蔫了,“父亲……”

“跪下!”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凯勒巩默念着,顺便在心里把微辣麦芽加上伊露维塔祂祂祂老人家从身上的呆毛到脚趾甲全部诅咒了一遍。

他顺从地跪在冰冷的地板砖上,一抬头,发现大哥二哥还有双胞胎都在这儿,唯独少了卡兰希尔和库茹芬。

可以呀你们。不是一直期盼着看我的好戏吗。凯勒巩冷笑。

“自己说是怎么回事。”费艾诺冷冰冰地开了口。

“我……我出去跟人打架了。帖勒瑞的扎兰多尔。”

“结果?”

“我把他的右腿打断了。”凯勒巩倔强地抿起嘴。

梅斯罗斯气得发抖。“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不要去招惹帖勒瑞!人家从来不招惹我们,你倒好,先去挑事儿……”

“我没有错。是他的错。”

“人家已经找上门来了!”要不是梅格洛尔拉着,梅斯罗斯此时已经上来揍这个不开窍的三弟了。“你知道父亲给人家赔了多少不是吗……那位王子得卧床一年,他的父亲差一点还要去到维拉那里告状。图卡芬威,你也快成年了,竟还是这个纨绔的性子。”

“好了好了……”梅格洛尔试图打圆场,“图卡……快认个错,免得事情再复杂化。你也是个明理的孩子不是吗。”

凯勒巩盯着地面,膝盖传来一阵阵钝痛,但他只是一言不发。

费艾诺的脸色此时比他那一头鸦羽色的长发还要黑。

“梅斯罗斯,你是长子,去请家法。”

“今天我一定要教训教训这个逆子。”

梅斯罗斯的灰眸中似乎有一丝不忍,不过他还是一点儿都没有迟疑地走了出去。

(未完待续)

评论(49)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