Катюша

阿卡姆疯人院在读

【锤基】织轮上的环(下)

龙祯owo小龙:

联合戏改文。此为下篇,上篇训诫慎入。分为上下两篇。
http://longzhenowoxiaolong.lofter.com/post/1f0f4976_eea2c87d
洛基没有死,他只是被困在时间里了。
上部分大锤小基(含训诫)
下部分大锤大基和打酱油的小基……咳
欢迎加入漫威sp语c水聊群,群聊号码:591729274。
依旧感谢 @安之若素.  @吊炸天玉米棒 一同对戏修改。
大约是个he,放心食用。


Loki站在两个人感知的盲区,静观这件事的始末。
他本来以为自己的生命已经结束了,醒来却是在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空间。黑暗宛若母亲的怀抱一样温暖,温养着自己的神魂,也或许是残存的执念,被拘束在这里。时间的感知不再存在,Loki游走在封闭的环内,一次次看着自己的人生。只要他愿意,可以任意去往他曾经度过的时间的任意一点。
他尝试重新经历这些,可无论他怎么做,事情总是按着既定的剧本走下去。哪怕他甚至可以跳脱自己的身体,从另外的角度去旁观自己的一生。也只是仿佛在欣赏戏剧一样,任何的魔法都干扰不到剧中的角色。他像是被隔离再外,又被拘束在内的演员。
整部剧活着的其实只有他一个人。
一开始他试图寻找Thor,在他隐约的记忆中,Thor是的的确确存活在世界上的人。但是无论怎么跟他交流,Thor都跟以往一样忽视掉了他。就像是在萨卡星上他不相信自己会同样爱着故土一样。
Loki似乎明白自己是被困在记忆中,可他找不到出口。世界对他开的一个极大的玩笑。
但随着一次又一次的失落。他只能沉寂在这段终而复始的记忆中,唱着孤独的诗。
虽然他可以始终如孩童般将头枕在Frigga的膝上,但他依旧知道自己的结局是不被允许出席母后的葬礼。
毕竟当Frigga陨落的时候,小王子心底最柔软的部分也跟着死了。
悲伤,愤怒,嫉妒与孤寂蒙蔽了他的神魂。


成长只需要一瞬间的事。
这些所谓的幸福与美好都是自己苦难结局的开始。


哦,不,这些在这个故事里不重要。


每次旁观自己从被遗弃到被放弃。
终究是厌倦了。
“就这么结束吧,何必把我还困在此处呢?”
Loki不止一次的朝着什么地方询问这句话,可没有得到任何的答复。
最终他选择了沉默。


所以,当这个世界被人扰动的时候。Loki在震惊中选择了默不作声。他站在夜的盲角观察着。那个旁观了一次又一次,幼小的,饱受欺凌的孩童的身边,一个不该出现得人出现了。
Loki看着那个被Thor教育的孩童,心里涌出来一种莫名的情绪。是嘲讽?还是酸楚,甚至是恐惧。那些本来就该属于我……不……他扰乱了我的人生!丝线不满的颤抖,传达出偏离的信息。
“很好,他走了。这或许是个契机。”
Thor已经走远了,Loki悄然步入这个空间,看着那个赌气的小家伙。踏着轻快的步子朝着人走去。
“嘿boy,猜猜我是谁?哦我可怜的小家伙,我来晚了。没有阻止到Thor的暴力行为。”
他走到人身前,张开双臂示意给人一个拥抱。
“不迎接一下我吗?我是你得未来。”
很显然,任何一个孩子看的连续两个不属于这个时空的人都会变得彻底不知所措。这是...自己?little Loki看着“他”张开双臂的示意,有些呆愣的走了过去。
“你真的是未来的我么?”
如果Thor能从未来寻找到我,那么未来的自己应该在哪儿呢?Little Loki的确想到了这个问题。不过看样子,Thor应该是来找他的。
“是的。未来的,继承了阿斯加德王位的你。”
Loki蹲下来,轻轻搂住这个卸下防备的小孩子。真好笑,我在这儿这么久都不愿意打乱自己得人生。Thor到是这么随意。他想。丝毫不介意对人说了慌,做个美梦无伤大雅。然后轻拍他的后背试图安抚这个孩子。
“挨打了?痛不痛?乖啊,以后我们就打回来。”
“真的吗?”
孩子卸下了防心,那股熟悉的,同源的气息证实了Loki的身份。Loki一手搂住他的脖颈将他按在怀里,感受到他的依靠。
“good boy.”
语气亲柔又富有魔力,孩子毫无知觉的放弃所有防备。
Loki右手的银光闪烁,利刃直接切入了男孩脖颈的动脉中。紧捂着他的脖颈,血液从指缝中喷薄而出。瞬间染湿了他的上衣,和自己的袖口,顺着肘部滴落。空气似乎凝固了。只留下低低的嗤笑。
“你不配,boy。一千年已经过去了。”
感受到“自己”的体温在“自己”怀里逐渐变凉。这种体验真的有一丝好笑。慢慢的将人放倒,看着孩童无辜惊恐的眼神失去了神采,倒映着自己脸上放肆的讥讽的唇角。
Loki丝毫不关心Little Loki任何的想法,那些所谓的守护根本就是个笑话。小王子就像是一个人偶僵直倒在了“自己”手里。
皱着眉瞅着满手的鲜血,俯身吻了一下沾满鲜血的孩子,唇上因此沾满了血腥的气息。血液最终渗入棕色的土地,Loki把他放到了地上。
“别怪我,在最满足的时候死去,比你长大再经历伤痛要好的很多。”
比较讶异的是,即使改变了生命的进程。自己并没有因为这个举动而消散。索性施法洗净了身上逐渐干涸的血液,恢复了以往的优雅体态,转身离开。
“呜...”
“Loki?!”
Thor并没有走远,除了从丛林深处拎着一壶清水回来之外,还摘得了几个美味的鲜果,想哄小孩子开心。当他未看着幼年的Loki被人杀死的时候,全身的鲜血凝聚到心头,瞬间飞到他身边。
Thor眼瞅着自己刚刚说过要保护的人软绵绵的瘫倒在地,流出的献血刺痛了眼眸,方欲发作,竟是看到了自己日夜所思的脸,堪堪怔在原地。
“另一个Loki……?”
这不可能,神王审视着那个渐渐冰冷的尸体,似乎想到什么,抬手一拳打在那人肩头,清晰真实的着肉感提醒自己这不是幻影。
愣了半晌,却转为暴怒,Thor真是气到指尖儿都泛起了丝丝雷火,一把拎起那人的衣领,又担心他是真正的Loki,不敢轻易动手。只是一味的向他逼近,直到他退无可退。
“听着,我不管你是不是Loki,你必须给我解释一下刚才是怎么回事。我已经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去四次了,四次!我告诉你,如果这次你仍旧欺骗我,我会让你后悔。”
“你在抱怨什么,Thor。我同样死了四次。”
Loki面无表情的硬挨人一拳,被人拎着衣领,一步步向后倒退。心中满是嘲弄:啧,自己该早点消失的。居然让他捉住了。
“你再用点力,对,就这样,会有第五次的。”
语言愈发的戏虐,看着面前人暴怒的样子,他笑出声音。
“啊哈,我也在疑心,为什么这样我都还没有死透,让我再看到我这愚蠢的兄长?这是你得新武器?很别致,你会成为斧子之神的。”
四下打量面前许久不见的哥哥,他不是记忆里的那个,身上沾满着新鲜活生的气息。换句话说,他来自这个时间之外的,活着的Thor。
丝毫不在意自己现在正被人勒着衣领,酸溜溜的话语脱口而出。
“你会让我怎么后悔?对待小孩子那样揍我一顿?太可笑的手法。我对此嗤之以鼻。还是干脆宰了我,去陪这个可怜的小东西?”
你现在才意识到自己得问题,已经太晚了,brother。
“还不到用的时候。”
Loki熟悉的嘲讽倒是让Thor燥热的神经冷静了一些,看样子最起码这不是别人假扮的。Thor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平复下来。至少自己手里抓着的还是他的实体。暂时走不脱的。
“Loki,我一直在找你。这两天我反复梦到你,你告诉我,你迷失在过去的时空。”
“我不惜一切,找到时间宝石,回到过去,找到了那个孩子,我以为他是你,虽然现在...似乎不是。告诉我,如何才能让你复活,如何才能让你的经历不再断片。”
“断片听起来就像是我喝多了这么容易。”
好吧,我后悔给你托梦了。
Loki这么想着,食指点点嘴唇。对人做出一个嘘的姿势
你不觉得可笑么,Thor。
他仰起来高傲的脸,哪怕同样的高度,却将嘴角故意向人裂出一个轻浮的弧度。
“你守护的东西都没有了,甚至你引以为傲的锤子。
哦,还有你的中庭小母马。或许她还活着?可是她不要你了。”
“他当然是我。被你忽视的我,被你一同嘲讽的我,在你的身后遮挡了一千年的我。”
“真该让你用两只眼睛好好看看,看着我的眼睛!你这位伟大的天神都曾经做了些什么?”
Loki挑动眉毛有些得意和疯狂的看着人。双手平举,蓝绿色的荧光在手中汇聚。荧光拉动成丝线在人眼前交织。然后汇聚刺穿过Thor的大脑。
“我不是锤子之神,它只是我能力的载体。Jane是中庭人,她要追求自己的生活。至于我需要守护的东西,阿斯加德正在重建,我找到了你,我没有什么失去的。”
Thor冷静的说下这些话,松了紧紧抓着他脖颈的手。思考下要不要阻止他施展法术。手却堪堪停在半空,复又轻轻垂下
虽然一直被拎着的姿态不好受,依旧不影响自己控制这段环形的丝线在他的意识里穿梭。右手紧抓住他胸前的衣服,在心脏的部位攥紧。
“而且,在这里,你永远都没有信任过我。”
“从不!”
Loki的面目狰狞,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念下这一句一直插在他心尖上的话。
“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兄弟。”


“来吧,Loki,只要你不伤害自己,我不畏惧你的任何报复。”
Thor直视Loki浅绿色的瞳仁,高傲,讥讽,愤怒...一一从那瞳孔里划过,弯了弯唇角,放开了警戒,眉心一紧,那千万缕丝线生生刺过意识,紧了拳头,任由那法力震慑心智。
他终于看到了弟弟的经历,见证了他的一千五百年。感受到他的四次死亡,戏谑,无奈,痛苦,挣扎,最后走向自我毁灭。
幼时,顽童对他的黑发指指点点。少时,父亲对他的秉性嗤之以鼻。青年时,他拿起一个小小的盒子,冰蓝便在他的皮肤上蔓延。后来,他隔着一层无法打破的桎梏,以戏谑的目光看待世界。他的眼泪落在母后的棺椁上,却无人再听他倾诉。最后,他甚至无法呼吸,他的血液淌在土地上,散做丝丝幻影。何为孤寂?他在用自己的经历向我释义。


他这才意识到,他那从小就追逐在自己身后的弟弟是多么的敏感,可他当时只以为,弟弟还跟在自己身后就好了。
可有的时候弟弟会跟丢的。
Thor头疼欲裂,强大的精神冲击即使是强壮如神明也难能抗拒,只能等着那法力从自己脑海中褪去、他轻微喘着气,指尖擦出点点火星,地上的斧子微颤,却未飞回手中。
终于,他长出一口气,稳定心绪,抬手将他的弟弟揽入怀中,感受着他的颤抖。


Loki就这么静静的站在那里,看到Thor顺从的放弃抵抗,看他那只坏掉的眼睛的空洞,看蓝色的荧光丝线在那儿闪烁,看他坚毅的脸庞变得扭曲,看他在自己的记忆里饱受折磨。
可他并没有觉得很开心。
眼泪无声的从脸上滑过。他渴望与哥哥见面。
这是他逃不出的梦境。
那个死去的小男孩在他心底嚎哭,令他绝望。
过去的悲伤与温情同时撕扯着他的心口。
“Loki,可我从未后悔有你这样一个兄弟。”
Thor说的那句话是那么的轻柔。


魔法对Loki此时的消耗是巨大的,被黑夜温养的神魂在颤抖,在啸泣。
就如同他精致的表情在崩溃一样,听,有什么东西破碎掉了。
“滚开。让太阳去照耀你一个人吧!你现在可以开始后悔了!”
Loki一把推开了Thor的手臂。小刀的银光切入他的腰腹。魔法瞬间的爆发将两个人推开。
隐约能听到嘴唇的蠕动。
“别再找我了,brother……”
他的脸色看起来就像是最后一次死亡。命运试图扼死住他的脖颈,喉舌微张,却仿佛解脱一般闭上眼睛。
他用最后的魔法将自己的丝线化为齑粉。


Brother,如果可以,我愿意做一名吟游诗人,一名表演者。
我嘲弄着这个世界,在舞台中上演为自己铺垫好的结局。
哪怕它如此仓促,令人措手不及。
为我悲泣吧,brother
不是世界遗弃我,而是我选择遗弃这个世界。
我的喉管破碎,不能言语,brother.
太阳升起来了,
我却坠向深渊。
就像是吟唱最后一个魔法音节。丝线构成的世界在崩塌。
就像是在黑洞中坠落的哭泣,彻骨的寒冷从心底涌向四肢。
我想我终于死了。一切都结束了。


“不!!Loki!!!!”
Thor面颊上划过一缕温热,伴随着熟悉无比的刺痛。那把小刀只是戳穿了一些皮肉,根本没有对他有多大的伤害。
他眼睁睁的看着Loki第五次离他远去。冰凉的气息停留在Thor的颈间,灼伤了皮肤。我
Thor伸手,只触到了一片虚空。


——听到了么,brother,雷阵雨来了。
的确魔法的冲击让他滞留了一段时间,等Thor挣扎着爬起,不顾一切的向Loki那里冲去的时候。
第五次肝肠寸断,五次撕心裂肺……。
Loki的皮肤慢慢变蓝,红色的眸子渐渐暗淡下去……
“brother,听,打雷了。”
Thor笑的很哀伤,不知从哪拿出颗同体碧绿的宝石,低低吟出拗口的符咒,他发誓这是记住的第一条咒语。
时空倒流,破碎的事物一块块接起,滚石飞回峭壁,沙土落回原处,干涸血渍的变得湿润,裂开的伤口不再流血……
“Brother,你以为我会轻易让你离开么?”
滚雷被天空吞没,东方泛起一阵红晕。
“天亮了,你该回来了。”


Loki坦然闭上的双目在雷霆声中睁开。
“这不可能。”
他声音里夹杂着一丝惊慌失措,等等……这不是自己预先安排的那样。似乎是气恼命运再一次戏耍了自己,都特么这样子了还没有死?!
“Thor……你……做了什么……”
明明刚刚……
可现在自己的动作却是背对着人,抱着怀里那个还不到腰间高的小家伙,他还温热的依靠在自己怀里。
Loki压低了声音掩饰自己的惶恐与不可思议。试图询问那个站在身后的人。
“你不可能会使用复活魔法,你……拿到了宝石?你别过来!”
本以为策划的这次谢幕会让Thor用伤痛来牢记自己一辈子,让他用未来的三千年来去懊悔自己所做过的一切。可是现在不对劲的是……拉下的幕布升了回去。一切回到了自己还没有落刀的前一刻。他的泪水充斥着眼眶,话到嘴边就变成了咆哮。
“Thor!你还不放过你可怜的弟弟吗!”
Loki拎着怀里的小崽子一同转过身来,瞪着那个自以为是的家伙。而Little Loki陷入了更加深沉的迷惑中,不过他识时务的选择了闭嘴。
“Loki,你的小伎俩真的没有从前高明了。”
Thor微微喘息,并没有理会弟弟的咆哮,不过他先抬手打出一丝电流,Loki手中的匕首掉落在地上。
“嘶……嗷!”
灼烧指尖的疼痛让Loki更加无法冷静。本来应该是Thor在惊慌失措,在痛苦中挣扎。可现在对上的却是兄长平静如海洋的眼眸。
“Loki,我需要你,阿斯加德需要你,阿斯加德的子民需要你。”
曙光就要来了,那微弱的阳光洒碎在Loki的绿袍上,一切都生机勃勃。
“阿斯加德的二皇子,约翰海姆的王,奥丁的儿子,我的弟弟。别再躲避,太阳升起来了,一切终将回归光明。”
“Loki,走出你的心魔,我们将并肩坐在阿斯加德的殿堂之上,我们的子民将给予我们无尽的权利与瞻仰。你有义务守护那片土地,停止你的自我毁灭,和我回去。”
Loki抿紧嘴唇,克制着自己的颤抖,左手紧攥着小家伙的衣服,把他拎离开了地面。
“你在试图命令我吗。Thor。”
“你带他走吧,带一个没有经历过苦难的孩子要比我更容易控制。”
许久没有见到真实的阳光了,有些刺眼。Loki这么想着。眼泪流下来了,真丢脸。于是他抬手就把这个小东西丢了过去。
“他比我更听话,不是么。接着。”
Thor抬手接住那孩童,抱了一下又放回地面,小王子跑到他身后紧抓着Thor的斗篷,盯着对面的Loki不敢说话。
Thor平静地看着他面颊上的一点湿润。
“一千五百年后,他会是现在的你。我可以修改一段经历,但我不能随意篡改时间线。”
Thor迈步走到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拽出一只老旧的包裹,熟练的解开节露出扣。那里面的东西弯弯的犄角,金灿灿的反着光。矮身拿起,将它戴在Loki头上。Loki很自然的接受,没有反抗。
“我一直保留着它。”
Thor抬手擦去他脸上泪痕,丝毫不在意手上的泥土糊了一些在弟弟俊美的脸上,凝视那人许久,忽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托尼说的不错,确实像一只驯鹿,一只会咬人的驯鹿。”
又矮身捡起那匕首递给他。
“我从来没有想过控制你,我只是不想失去你。匕首还你,但你要答应我,不能用它伤害自己,这匕首的滋味儿可不怎么好吃。”


Loki突然明白了这个陷阱,黑暗再试图拉拢自己陷入永久的沉睡,直到自愿把执念都交付给死亡。随着时间的流逝,一遍又一遍的重新审视自己的记忆。温情的画面逐渐隐藏进迷雾,如果要寻找就必须踏入那些苦难,满目都是创伤的狰狞。嘴角上扬的不再是因为嘲讽,而是一种轻快的情绪。阳光破除的迷雾,温暖着冰冷的神魂。
“你回答的还不错。Thor。他本来就是我。“
就像是久病的沉珂一扫而空。
至于那个不知所措的小家伙,Loki将他牵起来,给他额头一个亲吻。
“回来吧。小可怜”。
伴随着带有魔力的言语,所有的记忆包括那个Little Loki都消失不见。只有兄弟两个人站在世界树下。
Loki看着自己手中的丝线喃喃自语。魔法交织着补充记忆的碎片,那是父王的期待,母后的怀抱,和兄弟之间的欢声笑语。
寒冰破碎。曾经试图剪碎的环线被结开了,它在薇尔丹蒂的手中继续增长。
“你……你不会记恨我的,对吧哥哥。”
“当然不会。”
Thor抬眸仰望着世界树,勾起唇角。身上的千疮百孔刹那间愈合,于是他侧眸看着弟弟精致生活的面颊,他想这次真的找回来了。
“Loki,我看到了你的伤痛,所以我理解你的行为。但是我真想自己也死一遍,让你也感受一下这种难熬的滋味儿。”
Thor打趣似的说着,可言语中威胁的意味儿已经到了顶峰.
“My bro.让我最后专制一次:没有我的同意,你不许死,假死也不行。否则...。”
Thor将声线拖长,却特地不说出结果,拍了下弟弟的肩膀。
“走,我们回家。”

评论

热度(65)

  1. Катюша龙祯owo小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