Катюша

阿卡姆疯人院在读

【AO3授翻】悦耳之语调 (Maglor and his wife's love story)


原作者:kim_onka

再感受一次……那真是一种异样的感觉。去感受,去观察,去嗅闻,去品尝——

她眼中的太阳[1],光芒刺眼夺目。她仿佛回到了第一次看见它升起的时候,好像有那么一秒钟的时间,那光芒带她回到了昏暗而寒冷,不近人情的那片土地——那是他们要收复的土地。现在它却已那么久远。

但是她现在站在这里。然而那火焰,在不死之地更加明亮的火焰,在这里蜕变成了金色的火。它不是吞噬万物的火,带来的也不是衰落,而是奇迹。

莉琳奈勒抬起一只手,遮住她的双眼。

她的生活——她先前的生活——她真正的生活——她失去的生活——这个想法听起来多么荒诞。有时,她无法回头。她再也无法回到梅格洛尔隘口他们自己的卧室里或是希姆林寒冷的堡垒中,在玛卡劳瑞的身侧苏醒——她的生命曾经一度结束,而现在她在这里重生。

她全新的胴体和自己水火不相容;她柔软的的玉手追溯着她身体上已经看不见的那些疤痕的轮廓。竖琴的琴弦可不可以伤到它们?莉琳奈勒漫无目的地想着。如果她的手指能预测下一步的动作……

然而最重要的是,她的声音她自己听来都显得虚假而陌生。

------------------------------------------------------------------

她的声音。

它一直在她内心深处久久回荡,清脆动听却也如诵经般单调,无论是语言还是歌谣。它和充满生气的欢呼的涓流一般流过她的话语,如同那常常在她心头浮现的低音,突然爆发出一阵热烈的大笑;她也十分乐意地一同大笑起来,笑声回荡在双圣树下的青春年华里。

而玛卡劳瑞和她在一起。 她称赞玛卡劳瑞的声音是盖世美神的馈赠,毫无一丝妒忌之情。当他在她面前编织一篇篇歌谣时更是如此。哦,他编织的那些歌谣,关于微风、雨水、光和爱情的歌谣——关于爱情的歌谣。 她和他一起歌唱,她爱他。 嗯,那听起来很容易。

------------------------------------------------------------------

她是第一个嫁给费雅纳罗之子的女人[2];他的耳边响起勇敢坚定的话语,她用它们回报以他的所有求爱。

费雅纳罗之子。

(玛卡劳瑞。)

(她嫁给的人是玛卡劳瑞。)

“我十分快乐地欢迎你的到来,吾之女。”费雅纳罗说着,将一顶带有八芒星的王冠戴在莉琳奈勒低下的头顶。当他这么做的时候,她却感到身体里升起一股汹涌的反抗。她感觉自己已经被人索取走,被吞入了什么远在她之上的东西。这种感觉甚至在她和丈夫结合之前就有了;而她将它当做一种荒谬的想法加以扼杀。

她会成为玛卡劳瑞的妻子;她会成为费雅纳罗家族的一员,满怀骄傲地撑起带有他家徽的旗帜。

(当他们独处一室的时候,她让他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解开她的秀发,用他的手指梳理那泛着银光的一缕缕青丝,直到它们平滑地落在她的香肩。)

------------------------------------------------------------------

玛卡劳瑞在黑暗里发现了她,抓紧了她的手。他锐利的双眼里燃烧着熊熊的火光。 “莉琳奈勒,”他问,“你会来吗?” 然而让她惊讶的甚至不是他简单得惊人的措辞,而是他认为那是应该询问她的实情;有那么一会儿她想象着自己猛地抽掉手,转身离开,而他一个人孤独地离去,她再没有听到过他的消息——那一刻,她看见她一个人住在他们的卧室中,一个人漫步在空寂无人的城市,对着空空的城墙歌唱。那个与她共享灵魂的人不存在了。

但是她属于费雅纳罗家族,就像他一样,被火焰灌输、浸透。她爱他。

“我会的,”她回答,简单、清楚而肯定。

(然后他浑身浴血地回到了她的身边,他的声音第一次变得颤抖而破碎。)

------------------------------------------------------------------

在被黑暗覆盖的荒凉的土地*上,她作为诺多精灵的王后和他站在一起。他的头高高昂起,她的心却无比沉重。

莉琳奈勒从来没有预料到自己会成为王后。关于她丈夫如何登上王位,她曾想象过一段足够黑暗的故事情节,然而它也远远无法和现实相提并论。

她曾经尊敬过芬威,她曾经赞赏过费雅纳罗,她曾经如同爱自己的亲生兄长般爱迈提莫;而玛卡劳瑞,他的绝望隐藏在他的君主风貌之下,她易于洞察却无法企及。

于是她站在他的身旁——他高大而挺拔。她的声音变得坚强、冷硬而无情。

(自从迈提莫被送回他们那儿之后,她就在他的床边悲泣;他没有醒来。)

------------------------------------------------------------------

在梅格洛尔隘口那狂风呼啸的土地上,歌谣并不会很快地传回来——即使传回来,也变得不一样了;但是莉琳奈勒终究再一次歌唱,用一种低而柔软的嗓音——并带着从未有过的忧郁;清脆的嗓音变得甜美悦耳,温和地探听着她的心。

玛卡劳瑞在和她一起歌唱。

他们之间也产生了新的音符——他们再也不想听到的那关于分离与静默的回音;她试图用情歌淹没那不确定的悲苦回音,却没有任何作用。

即使如此,他们仍然努力去抢救他们的生活——他们快乐的伪装——在敌人的土地边缘的阴森堡垒之中。

(然后她就被杀死;在阴云密布的天空下,莉琳奈勒发出一声刺耳的哀号,便无声地倒下。)

------------------------------------------------------------------

而现在她站在夕阳之下,和在一具普通的躯体里活着。那躯体里没有关于他触感的记忆,甚至连他们灵魂[3]之中的紧密联系也一概无存。它痛苦地伸展过隔离之海,横跨过世界和世界的边际;她的声音死在她自己心中,语言平淡而陌生,歌声虚假且残忍。

她沿着曾经熟识的小路漫步,发现它们除了光和景外一点儿也没变……她不知道哪一种生活才更像梦境。

她经过一群群人,有的熟悉,有的陌生;有的冷淡无比,有的热心相助;但大多数人都有对她所保留;有的人会给她讲几个故事。

(莉琳奈勒经常做梦。)

(她不知道她有什么还值得等待;但是,她仍然在等待。)

------------------------------------------------------------------

一天,她漫步去了海滨。 也许是故事将她引领至此;也许是梦将她引领至此。

大海不停地咕哝抱怨;在波浪的呢喃中,莉琳奈勒仿佛听见远古的话语、哀悼与歌谣,它们被捣成碎片,混合成为无情的召唤。或许那不是海浪,那是她的记忆在作祟。

她感到那情感在胸中不停地升腾,势不可挡。她哽咽了,发不出声音,也难以呼吸;而那情感溢出成为歌谣,刚开始颤抖而虚弱,然而它渐渐变得强烈而深沉,将尖锐的锋芒轻轻地糅合成一段她深深怀念的旋律的召唤——来自她灵魂[4]深处的召唤。

莉琳奈勒开始歌唱。

(而在大海那一边的某个地方,玛卡劳瑞在和她一起歌唱。)


------------------------------------------------------------------



[1][2][3][4]原文为昆雅语。

*原文"stark lands",我顿时就懵了 这是穿越么2333,二梅你究竟是去中土还是去纽约啊还史塔克大厦呢……@Jarvis 我想你家的Sir有一个新研究对象啦不过请考虑好他们会面时的身高差问题。

PS: 初次尝试翻译就能遇见这么优秀的文章真的是好棒。错误和不妥当的地方还请各位太太指出(,,•́ . •̀,,)人物属于J.R.R.托尔金先生,原创人物属于原作者kim_onka,我只拥有翻译过程中的糟糕文笔和全部错误。 发现自己真是迷之高产啊。说好的一个星期,结果一开始翻就停不下来,两小时就搞定了→_→啧啧 看来以后flag可以立大一点了【哦不我在说什么】

评论(60)

热度(47)

  1. 才华横溢的手术刀Катюша 转载了此文字
  2. 躲在将军披风下的泽拉崽Катюш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