Катюша

阿卡姆疯人院在读

梦境暴力美学

七文信:

占tag致歉
记录几个礼拜前梦见被人单方面殴打的梦境
因为记不太清了可能会把梦境小改动一下
【他们说梦里不会有疼痛但是我梦里真的很疼???】



陌生的成年男子居高临下的站在你面前,你疲累的跪坐在地上。


春寒料峭,海棠早已开放甚至衰落之际也显现出来,几片红白渐变的花瓣无力地飘落在你的身旁,蜷曲的干瘪倾诉出了花开伊始光辉鲜艳之后的惨淡渺小。


周围是你熟悉的本该喧嚣的场景,可是来往的行人对你发生的一切无动于衷。


其实他们根本就看不见你们。


男人拳脚相加,你的头,肩,背和腿无一例外遭受了单方面的凌虐;向你袭来的无非也就是被握紧的有力的拳头和不留情面的腿脚,还有高高扬起在你瘦弱的身躯上落下的痛辣辣的巴掌。


你没有反抗,也懒得反抗,只是默默受着。


但是疼是一定的。


你终于忍无可忍,经受了累积的疼痛之后小声啜泣,哭得满脸都是泪水。


当那个男人抬起手准备降下审判时,你抬起沾满泪水的脸,然后伸出手握住了男人的手指疯狂拧他的手。


男人疼得微微皱起了眉,被迫蹲下和你视线高度相同。
你们互相挣扎着,一个像网住了猛兽但怕它逃出来的人类,一个像力量充沛即将挣脱桎梏的猛兽。


终于他脱离了你微乎其微的反抗,他准备更严厉地殴打你时被你制止住了:


“等一下!让我缓缓。”


声音还没调整好于是带着哭腔。


男人也好说话,动作停止了。


你缓了一会儿,如同赴死一般用你伤痕累累的手臂撑住水泥地让自己站起来,然后长叹了一口气:“来吧。”


你知道避无可避,浩劫迟早要席卷而来。


男人挥舞着拳头,开始了对罪恶者新一轮的惩罚…


为什么是罪恶者?原因很简单。


生而原罪。


END.

评论

热度(6)

  1. Катюша你看那只鸽子在墙上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