Катюша

阿卡姆疯人院在读

浮沧海74

蜀僧抱绿绮:


明臻淡漠地从他怀里挣脱开,一言不发地转身回家去了。回到家明琛刚起,他今天没人叫他,睡得分外惬意舒服,揉了揉眼睛刚想下床看表,明臻便面色不善地进了屋。

明琛吓了一跳,说话都结巴了:“哥…对不起我又起晚了……我马上起马上起别打我。”

明臻看了他一眼,方才缓缓道:“别起了睡吧,不是罢课了吗。”

明琛张大了嘴巴:“啊?真的罢课不上学了?”

明臻咬咬牙:“这可是昨日表决通过的。况且,那群人还组织了纠察员,看见上课的就把你拦住,不让去。”

明琛惊讶道:“还能拦住不让上?上不上学难道不是我们的自由吗。”

“昨日举不举手,也是你的自由。”

明琛方才明白哥哥是来怪罪自己的,可是自己也没有做错什么啊。他扁扁嘴巴,委屈道:“可是他们都举了……我要是没有的话估计就和清辉哥那样被他们千夫所指了…”

明臻伫立良久,叹了口气:“哥也是懦夫,不怪你。”

于是整整一天,明臻都没有去上学,在自己屋中看了看书,偏偏不巧他今日翻到了汉书的党锢列传,顾炎武先生在旁边批注赞叹:“依仁蹈义,舍命不渝,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明臻看罢脸烧得厉害,惭愧过后便是深深的悲恸与无奈。

时间已到日本的深秋,庭院里养的几盆菊花花期将尽,却仍是在寒风中热烈盛放着。明臻隔着玻璃窗,看着那几盆在疾风中摇曳的明黄之色,若有所思。

傍晚李清辉回来,看见抱膝坐在客厅榻榻米之上的明臻,惊讶道:“没去上学吗?”

明臻抬头看他一眼,眼神黯淡:“我懒得去,不想再碰见他,说我是兔儿爷。”

李清辉叹口气:“你何苦要把那人的疯癫之语放在心上。”

明臻静静地望着他,往日那双灵动聪慧的眼睛满满都是颓丧苦闷之色:“他说,我们都知道云云。可见流言传播甚广。也难怪,是我逾了矩,妄想与你交好,同吃同住,游玩开会也是形影不离,才生出些难听的议论来。清辉哥,我打算退学回国了,这样也好给你少些流言蜚语的困扰。”

李清辉一下子仿佛被抽干了一般,不可置信地望着他:“明臻,不要意气用事。学业为重,你不要总是考虑我怎么样…我没事的。”

明臻轻哼一声,划过李清辉的心上仿佛一丝冷笑:“我没有仅仅为你考虑,你以为我愿意被他们这么侮辱吗?我家世清白,怎么就成了供人亵玩的兔爷?我宁可回家去,随便读个师范学堂,那里肯定没人会如此辱我。”

评论

热度(9)

  1. Катюша蜀僧抱绿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