Катюша

阿卡姆疯人院在读

【TL】回归3

立夏未夏:

当晨间的风声伴着精灵优美的歌声吹拂到他耳畔的时候,莱格拉斯从沉睡中醒了过来。映入眼帘的,是陌生而熟悉的国王的寝殿,他伸手向柔软的枕头下摸索,如愿以偿的摸索出一个金发的美丽的穿着淡绿色丝质睡衣的小精灵人偶,他的心,立刻被柔软的酸楚和甜蜜的回忆填满了。
“Adar,这是我,我要永远陪着你睡!”
“如你所愿,我的绿叶!”
莱格拉斯将人偶放回枕下,起身打量着国王的寝殿。掀开被子起身的刹那,他感觉到自己的伤口已经痊愈,而这显然不是正常的精灵伤口愈合的速度;他发现自己穿着丝质的淡绿色睡衣,金色的发辫被解开,显然是为了让他有更舒适的睡眠。
“莱格拉斯”,随着一声呼唤,国王寝殿的门打开了,瑟兰迪尔怀抱着一束新鲜的山毛榉新枝走了进来,树枝纤细而笔直的,梢头带着几片嫩绿的新叶。
“你醒了?需要吃东西吗?”“Adar,唔,我昨晚吃了太多,我想最近几天都不用再吃东西了。”瑟兰迪尔挑了挑眉,金色的头发被简单的额冠固定,冰蓝色的眼眸中闪现着明显的不赞同,“我认为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依然存在分歧。不过,我可以尝试用我的方式说服你。”
听着这熟悉的威胁,莱格拉斯的内心的温暖满溢,柔软的心喧嚣着寻找出路。他冲动的上前用人类的礼仪深深拥抱了自己的父亲,并依恋的将额头靠在精灵王的肩头。
精灵王的身体紧绷了瞬间,又无奈的柔软下来,他感觉到肩头的濡湿和怀中的颤抖,他听到闷闷的声音从耳边传来:“Adar,对不起……”他伸出单手安慰性的回拥了自己的儿子,无奈的说:“人类的礼仪并不适合精灵,莱格拉斯,我接受你的道歉。但是显然,光是道歉是不够的,你需要对此有更加刻骨铭心的记忆。”
莱格拉斯瞬间僵硬了身体,他不可思议的抬头望向高贵的精灵王,两双相似的蓝色眼眸对视着,莱格拉斯败下阵来,他低头后退,从精灵王的怀抱中逃离出来,低头闷闷的说:“我王,我愿意接受您的惩罚。”
瑟兰迪尔走到寝殿舒适的长椅上坐下,将怀中抱着的山毛榉树枝放在树根制成宽大的桌子上。
他抽出一根根笔直而细长的树枝整理着,修长的手指上没有佩戴任何的戒指,包括那枚象征着国王的权威的月光白宝石戒指。他漫不经心的抚摸着已经处理光滑的树枝,“王的惩罚已经宣布过了,你将有不再承担任何任务,直到你的王认为你已经完全悔悟。”冰蓝色的眼眸深深望着莱格拉斯,“而你,有足够的时间来体会父亲对你的疼爱。莱格拉斯,是谁给你的胆子在受伤后还敢喝醉,喝醉了还敢以最危险的方式来到我的寝殿?!”
低沉而危险的语调中蕴含着怒气,莱格拉斯努力站直了身体,僵硬的走到精灵王面前,直面父亲的威严。“Adar,对不起,我实在太想见到你……”他缓缓单膝跪倒在瑟兰迪尔脚边,淡蓝色的眼眸中蕴含着淡淡的水汽,真诚的恳求的注视着他的父亲。
他的辩解似乎柔软了他的父亲,他看见冰蓝色眼眸中闪过的温柔,他看见他的父亲放下手中的树枝……但是下一刻,他就感觉到天晕地转,以一个非常难堪的姿势趴在了父亲的膝头,这个姿势让他头脚都快接触到地面,而臀部却高高的翘起。他下意识的挣扎着准备跃起,身后重重的一巴掌打断了他的行动。火辣辣的感觉袭上的不只是他的身后,还有他的脸,他抗议道:“Adar,我不再是一个小精灵了,您不能用这样的方式羞辱我!”
瑟兰迪尔的回答是更加狠厉的巴掌,“可是你犯了小精灵才犯的错误,这只能得到小精灵一样的处罚!”
莱格拉斯感觉到火辣辣的疼痛在身后堆积,他垂下头抓住父亲的长袍,开始祈祷着这暴风雨赶快过去,虽然他确实觉得自己应该受到最严厉的处罚,但绝不是用这样的姿势。
精灵王的优美的手掌不紧不慢的击打着他的身后。熟悉的嗓音击碎了他的梦想,“莱格拉斯,今天上午不会有人来打扰他们的王和王子,大家都知道,王子许多年没有归家,他需要足够的时间享受王的关怀和疼爱。”Valar在上,这真的是疼…爱……,莱格拉斯咬唇想。
“莱格拉斯,昨晚我听到了你说的话,所有……,因此,我决定满足你的请求,好好的揍一顿你的屁股。”Valar在上,我绝对没有说过这样的请求!莱戈拉斯想,我会请求作为一个战士应该承受的惩罚,但绝对不是这样的方式。
“当然,你或许已经忘记了你所说的一切,这不要紧,我会跟你一起慢慢的回顾。持续的击打让莱戈拉斯感觉到身后一片灼热疼痛,他被自责和愧疚烧灼的心却奇异得不再显得那么焦灼。
父亲的手掌依然坚定地击打着,国王的寝殿内回响着“啪、啪…”略带沉闷的声响。这太羞耻了,也太疼了,莱戈拉斯极力忍住伸手去护住身后的举动,紧紧抓住父亲的长袍。金色的长发凌乱的垂在地上,随着击打泛起一阵阵波浪。
瑟兰迪尔停下了手,莱戈拉斯深深的喘息了一声,伸手去抚摸疼痛烧灼的身后。却被一双手坚定而又温柔的抓住,一根嫩绿的丝带将他的双手反剪捆在了腰间。
维拉!他挣扎着回头看了一眼,Adar什么时候抽出了自己睡衣的腰带?但是,腰间温热的触感和拉扯动作让他的身体僵硬起来。
“不!Adar!不要!”
莱戈拉斯压抑的低叫和剧烈的挣扎没有作用,他感觉丝质的睡衣裤子被坚定的褪下,灼热而滚烫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他痛苦而绝望的闭上眼,不,这太羞耻了,已经成年的精灵像个小精灵一样,被按在Adar的膝头打光屁股,他情愿被Adar下令当众接受鞭打,以一个犯错的战士的方式。
“Adar,你用鞭子狠狠鞭打我的背吧!”莱格拉斯做着无谓的挣扎。“这才是对一个犯错的战士的惩罚!”
挣扎为他换来了狠厉的几个巴掌,击打在赤裸的肌肤上,发出清脆的声音。“莱格拉斯,我说过,小精灵式的错误只能用小精灵的方式进行处罚。”瑟兰迪尔冷冷的回答,狠厉的巴掌持续地击打着莱戈拉斯通红的滚烫的疼痛的屁股。
在一次重重的的击打后,莱戈拉斯感觉到暴风骤雨突然停止了。要结束了,他想,他想赶快摆脱这羞耻的姿势。“这些,是对你昨晚带着伤喝醉的惩罚,酒可以在任何时候喝,但是绝不应该是带着伤口的时候。我原谅你的一时冲动,但请你记住,以后这样的冲动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莱戈拉斯羞愧的垂头,“Adar,我会记住这次的教训,请您原谅我。
“我想,你短时间内应该会记住这次的教训,我想,一个烧灼滚烫火热疼痛的屁股会时刻提醒你,如果再有同样的事情发生,我不介意用同样的方式来帮助你。”
莱格拉斯从瑟兰迪尔的话中听到了淡淡的嘲笑,他发誓,他试图将滚烫的脸藏在手中宽大的王袍间。
然后,他听到让他绝望的话。“不过,这样还不够,莱格拉斯,我们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回顾,让我们换个舒服的姿势吧。
莱戈拉斯感到自己被一双有力的臂膀托起,放在了面前的木桌上,双手反剪俯卧的姿势和从温热的膝头离开贴在冰凉的桌面上的空虚感让他不禁挣扎了一下身体。
一只温热的大手按在他的腰间,而一块宽厚的冰凉也放在他滚烫而红肿的屁股上,激起他裸露肌肤细微的颤栗。莱戈拉斯的金发披散在桌面上,他看到相同颜色的金发垂落在他的眼前,瑟兰迪尔俯下身来,用冰蓝色的眼眸温柔而凛然地看着他。
“莱戈拉斯,一时冲动可以被原谅,但有些错误的想法和行为应该被严厉的纠正,你犯了太多的错误,作为你的父亲,我有责任帮助你梳理你的错误。”
莱戈拉斯不敢看那双相似的眼眸,他怕看到失望甚至是……他偏过头去,无礼的用后脑勺面对他的父亲。一阵呼啸的风声落在他身后,大片的麻木瞬间转化为深深的沉钝的疼痛,啃噬着他的肌肉和皮肤。他紧绷着身体对抗这样的疼痛,这太疼了。他想,我撑不了多久。
他甚至还回头看了看肆掠在他身后播撒痛苦的凶器。修长的手持着的凶器,是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木质发刷,通体几乎毫无装饰,只有手柄的位置,镶嵌着嫩绿的叶子形状的橄榄石。
Valar在上,他呻吟了一声,这是自己第一次亲手所做,在自己50岁那年的星光节上送给送给Adar的礼物,他还记得Adar当时唇角的微笑,在星光下熠熠生辉。这算不算自作自受?他苦涩的想。
但很快,他就没空想其它的了,发刷带着风声一次一次呼啸着击打他的身后,肆掠的疼痛喧嚣着占领着他所有的意识,沉重的钝痛占领了他裸露的臀,发刷击打的一瞬他的屁股变得惨白,发刷离开的刹那又转为深红,前一波的疼痛还占领他的灵魂,而下一波的疼痛又在叠加,剧痛像巨浪一样,击打冲刷着他的感觉和自制力,他再压抑不住喉间的呻吟,随着击打发出惨痛的闷哼。
Adar…他被紧紧束缚双手无望的张开又捏紧,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随着击打向后弓起,又被一只坚定的手紧紧按住。散乱的发丝在空中乱舞,优美的颈项一次次绝望地扬起又落下。瑟兰迪尔停下手中的发刷,他低头看着沉重喘息的儿子,以低沉而威严的嗓音道:“莱戈拉斯,这些,是为你对爱的怀疑和误解。”他严厉说:“你内心的不安告诉我,爱不能只是一味的纵容,那只能让你心变得迷惘,无法去感受、去接纳、去回应真正的爱”。
他放下手中的发刷,柔软的藤蔓在他的召唤下迅速生长,将莱戈拉斯的双腿和腰紧紧固定住。莱戈拉斯看见一只优美修长的手拿起了眼前的一支山毛榉新枝,他只能闭上眼睛无助等待着疼痛的来袭。
树枝带着凌厉的风声狠狠抽打在他的身后,已经饱受摧残的屁股红肿疼痛不堪,在遭受这样凛冽的抽打后,依旧泛起一道细细的红痕。尖锐的像刀割一样的疼痛瞬间击打着他脆弱的自制力。他使劲的挣扎起来,这挣扎只能让紧缚的受刑的部位有微微的颤动,完全无法逃避呼啸而下,连绵不绝的尖锐的、一波又一波的疼痛。
Valar在上,恳求您的救赎,他绝望地想,我不能承受更多。一根树枝断了,修长的手又拿起另外一根树枝,树枝不紧不慢的抽打着他疼痛不堪的屁股,明明以为已经疼到了极限,却又在下一次抽打中发现新的极限。
疼痛的泪水在他眼中徘徊,明明受伤还可以忍痛战斗,微笑着跟朋友斗嘴的他,居然如此轻易地被疼痛打败而流泪。
带着爱的惩罚,是如此的让人软弱,让人疼痛,让人无法承受。那时候的父亲,当他以剑相对时,当他固执的离开时,他的心,是不是像现在的我一样疼痛呢。
瑟兰迪尔看着眼前紧紧缚住的躯体,裸露在外的屁股红肿不堪,细细的肿痕浮了出来,有些鞭痕交叠的地方已经开始有血棱鼓出来,再次抽打就会流血。好看的浓眉紧紧皱了起来,他扔掉断掉的树枝,抽出一根新的树枝,转而抽打伤痕比较少的腿臀的交接处。
剧烈的,割裂的、无法忍受的痛苦肆掠在敏感的位置,莱戈拉斯苦苦咬唇忍受着,在疼痛的带来的眩晕感中浮沉挣扎间,他想起了加里安的话,“对于王或者父亲而言,沉默代表的并不一定是悔悟,可能是无言的反抗甚至指责。”当雪白的大腿也布满了细细的红痕,紧咬的双唇也渗出鲜血的时候,又一根树枝断裂了。
莱戈拉斯喘息着,泪水朦胧了眼睛,朦胧中,又一根新的树枝被拿了起来。Valar,他确实不能承受更多了。当新的树枝重重抽打在他腿臀交接处时,他在疼痛的眩晕中模糊的叫道:“ nana……我好疼……Ada不打了……”
呼啸的风声停止了,尖锐的疼痛停止了。瑟兰迪尔的手轻颤着扔下了手中的树枝。高贵的王抬头看向寝宫的高处,冰蓝的眼眸中闪烁着细碎的星光,他的嗓音变得低沉:“莱戈拉斯,你的母亲爱你,超过任何人,超过生命……而我,也是如此。”
Adar…期待已久的救赎就在此刻降临,像灿烂星空下优美的吟唱,笼罩着莱戈拉斯的灵魂,灵魂深处的阴影被璀璨的星光所净化,不安迷惘的心灵回响着爱的吟唱。他淡蓝色的眼眸中水汽氤氲,像清晨的海洋一样蕴含着磅礴的感情,他低下头试图用散乱的金发掩饰眼中徘徊的泪水,却失败了,他泪如雨下。
“Ada”,他喃喃的抬头喊道,以一个婴儿对父母最幼稚、最纯粹也最深情的孺慕的眼神望着他的父亲,以幼稚的方式呼唤着他父亲的回应。
他得到了无限温柔的回应。瑟兰迪尔垂首望着他的儿子,他的绿叶,他生命中最纯净的光。“我在,莱戈拉斯,我的绿叶”。
他将莱戈拉斯抱起,回复到最初俯卧在膝头的姿势,他解开莱戈拉斯束缚的双手,擦拭淡蓝眼眸中奔涌的泪水。无奈而坚定地说:“我该如何对待你呢,莱戈拉斯?我只能要求你,任何请求都要直接说出来,我不善于去猜测你的内心。在我们并没有想好合适的相处方式之前,我会用我的方式来要求你,指引你,管教你……不管你用什么样错误的方式来对待我,我永远不会放弃你对你疼爱。”
莱戈拉斯从他的膝头滑跪在地,将头埋在精灵王宽大的王袍里,精灵王慢慢用发刷梳理着儿子散乱的金发。在疼痛和情绪都稍微缓和后,莱戈拉斯抬头望着精灵王高贵的面庞,摸索着那垂顺的金发,在冰蓝色眼眸中找回了自己。
“Adar…密林接受了我的回归,而您的宽恕和爱,才真正吸引了我心的回归”。

评论

热度(68)

  1. Катюша立夏未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