Катюша

阿卡姆疯人院在读

【精灵宝钻】一梦四百年(熊家亲情向)

éclaircie是只狸:

给 @eithelin  @狂雪无痕  @一握灰 以及死活艾特不上的maple的点梗文。  


“Turvo,吃饭啦!快出来!”他一边飞快地跑过爬满葡萄藤的回廊一边大声喊着。


转了个弯,他一头扑在弟弟的房门上,那扇门纹丝不动。他用力地推了两下,发现门是锁着的。


“你在里面吗?快出来!”


“我不出去。”特刚坚决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尚未平息的怨气。


他听出了弟弟赌气的小心思,不禁轻轻一笑。


“别闹了,堂兄弟们都来了,你不出席晚宴太失礼,到时候父亲可要罚你的!”


他装作严肃的样子,没想到门后的特刚听到这话却更加执拗了。


“罚我又怎么样?反正我死也不出去!”


“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不告诉你!”


“不管怎么说,总要吃饭呀!”


“我不饿!”


他皱了皱眉,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有了主意。


他深吸一口气,蓄了蓄力,然后用最洪亮的声音字正腔圆地念到:


“白汁烩小鹿肉,干煎鳎目鱼,土豆泥焗兔肉,苹果酒炖七鳃鳗,红葱烤蜗牛……”


门开了,本来靠在门上的他失去重心差点摔倒,那个已经比他高出一头却仍然满脸稚气的弟弟用一只手托住了他的肩膀。


“你不要在我门口犯蠢啊,被别人看见像什么话,快别说了!”特刚一脸鄙视地看着他,他却毫不介意,只为自己的小计谋得逞欢欣不已。


“哈,明明是你肚子饿了吧!走,咱们要迟到了。”


“可是我不想……昨天和Turko比射箭的时候我不小心从马上摔下来了,被他嘲笑了半天……一会儿去了又要被他笑……”


他懂得弟弟的顾虑,毕竟他年少的时候也总是极端爱惜一些无关紧要的颜面,然而此时他只是不由分说地拉上特刚就跑。


兄弟俩刚好赶上晚宴开始,气喘吁吁地入了座。


他环顾四周,突然觉得好像少了谁,可是他绞尽脑汁地想,也想不出缺席的是谁,于是他决定重新数一遍。当视线再次扫过时,叔伯兄弟们依然历历在目,可他们围坐的餐桌却不见了。他有点困惑,一个凌厉的声音突然扫清了他眼前的迷雾。


“简直就是糊涂!如果诺多族离开维林诺,背叛维拉,那就是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Turvo?”他惊奇于弟弟顷刻间的成熟,可他知道,这就是他的弟弟特刚,永远默默地生长着,不知什么时候身量就突然比他更高,智慧也突然比他更丰富了。然而此时,他的心中又莫名涌起了一种热烈的冲动,让他对特刚的一席话产生出反感。


“哥哥,你怎么想?”特刚突然转过身来问他。


“我?我……”他本来不想说出自己的想法,因为这想法或许与他父亲的意思相悖。但现在所有精灵的视线都集中在激烈争辩的费诺和特刚身上,没有人注意到他,于是他小声对弟弟说:


“我想离开!我想见识整个广阔无边的天地!我想拥有自己的一方土地,带领子民们创造充满活力的生活!我……”他越说越激动,声音越来越大,却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如果弟弟在跟大伯辩论,那么回过头来问他的人是谁?


“哥哥!”一个女孩子的清脆声音突然打断了他的思绪。他低下头,看见一个穿白衣的小姑娘正拉着他的衣袖。


“Írissë?”


“哥哥,我要走了,你也不来送送我。”


“不是大家一起去中洲吗?你怎么自己乱跑?咱们一起走呀……”


“不不,我去很远的地方,不跟你们一路。我先走,你们以后再来找我吧。”


他想把小小的妹妹抱起来,可小姑娘转身跑掉了。


“Findekáno!Findekáno!”


他听出这是父亲的声音,可是回头的瞬间,周围却一片萧索,只有散发着邪恶气息的悬崖峭壁与荒烟枯草。


“父亲!父亲!”他焦急地大声喊出来。


 


“Findekáno!快醒醒!”


芬巩突然醒过来,意识到原来是自己伏在桌子上做了一个梦。他揉了揉眼睛,伸直了腰,一股寒气猛地灌进了他的身体。


“怎么就睡着了?还穿的那么少,窗也开着。”


芬国昐笑着把斗篷披在了长子的身上。芬巩睡梦初醒,恍然记得梦中在寻找父亲,一看见父亲就在身边,不禁本能地抓住了他的手。


“多大了,还会撒娇!”芬国昐笑道,另一只手帮他把斗篷的帽子也扣在头上。


芬巩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放开了他父亲的手,裹紧了斗篷缩在椅子里。


“父亲,我刚才做了一个梦。我梦见了Turukáno和Írissë。”


“是吗?我也常梦见他们。”


芬国昐坐到炉火边,手里拿着杯子和铁勺。芬巩这才发现炉火上多了一口锅,醉人的酒香混杂着丁香、橙子和肉桂香味扑鼻而来。


“您在煮什么?”


“热红酒。这是边境的战士们冬天御寒喝的,味道很不错。”


芬巩接过一杯酒喝了一口,果然有一股暖意从体内散发出来,将寒气驱散了,他立刻觉得精神焕发。


“父亲,我刚才研究了一下我们的兵力,如果……”


“Findekáno,早点回去休息吧,你最近太累了。”


“我还不累,父亲,”芬巩倔强地说,“如果我们进攻,至少有八成把握能一举拿下安格班!只要……”


“只要我们倾尽全力。”芬国昐抿了一口热红酒,淡淡地说,“然而东线未必响应;多索尼安倒是可以倾力而战,但兵力不多;至于南方也不好说……Findekáno,为王者,不仅要懂战略,更要懂人心啊。等到我卸下这重任的那天,你成了至高王,可千万要记得这句话……”


“您在说什么呀?”芬巩急的站了起来,走到他父亲的身边,“您才是至高王,永远都是……”


“瞧,外面下雪了。”芬国昐轻描淡写地打断了他的话。


父子俩手捧着热酒走到窗边,静默良久。


“父亲,您说Turukáno和Írissë住的地方会下雪吗?”


芬国昐凝视着大雪纷飞的夜空,没有回答。


【p.s. 餐桌上缺席的是小白,此时她已经死了,但小熊还不知道。】
 

评论

热度(76)

  1. Катюшаéclaircie是只狸 转载了此文字
  2. Erisedéclaircie是只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