Катюша

阿卡姆疯人院在读

故事之内3

sparkling:



Rey五岁前见到过大片大片的绿色,还有一望无际的蓝,早上的海水有些刺骨,中午的海水很清凉,傍晚的海水带着白天的余温,她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游泳,那个海岛有山——她现在大部分的生存技能都是在两年内学会的这些皮毛慢慢加以摸索而来,山上的绿树是她在——现在应该叫反抗军基地,看到的多得多。 她年仅三岁就被送走,母亲和父亲的脸早已模糊成一个影子,相对于父母,似乎对于兄长和luke的印象更深。
换言之她早就忘记了父母的模样,她依稀记得反抗军基地,有很多X翼,母亲很少和她在一起,她有专人照看,但是更多的时间,她跟着她的兄长。
她和ben solo都是原力敏感者,她犹记得自己跌跌撞撞的跟在ben身后,她记得他们一直嬉戏的那个湖泊,ben有的时候会在那里钓鱼,她累了,躺在草丛中偷偷地用原力放走本该上钩的鱼,她那点小把戏哪里逃得过ben,就在她蹑手蹑脚的接近自己的兄长试图吓他一跳时,反而被突然转身的ben整个儿抱了起来,她的双手双腿腾空,她在高处看着ben。
“恩让我瞧瞧。”
他把她凑近,鼻尖蹭着她的额头,她觉得痒,哈哈的大笑了起来,“我的鱼是你捣的鬼,是不是,是不是?”
那天的太阳光很亮,是个午后,这是记忆里最清晰的一段,她看见即将成长为少年的ben苍白皮肤上的雀斑,他的睫毛很长,阳光照在他的眼睛里,深棕色的,她突然有点想摸摸ben的脸。 后来ben跟着luke离开反抗军基地,她过上了一个人的日子,起初她会在母亲开会时突然闯入缠着她,后来她逐渐明白这样做并不会引起母亲太大的注意力,她和父亲的关系远不如她和母亲,因此。
Rey开始在基地周围探索,荒漠,树林,沙丘,还有盐碱地,她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湖泊,在同样温暖阳光明媚的下午,只有几岁的小女孩躺在草坪上睡着,她能闻到草木生长的气味,清澈,生机勃勃,她期待着,如果能梦到ben就好了。
她看着荒漠中的月亮露出微笑,相对于炽热的白天她更喜欢夜晚,如果感到寒冷可以寻找庇身之所,而不是在烈日下的焦灼与挥汗如雨,夕阳后的星星,她回头看——
她看到远处的沙丘上有人。
她的住所距离这里任何的居民聚集地都很远,平时她与他们没有任何交流,她站起身眺望着那个身影,她感觉到她之前十五年从未感觉到的原力波动,这个波动隔一段时间就会微弱的出现一次,她没有在意,也没有细想。
是他。
她在匆忙中没有带随身的那根棍子,她看到他转身就走,他们距离太远,他们距离将近有两个沙丘,换做平时rey一定要花两三倍于现在的时间才能翻越过去,她用全身的力气追赶着她的兄长。 如果这是她的兄长——
她知道她根本追不上这个遥远的人影——

直到她看见一架腾空而起的tie战机,那时候她还不知道这种战机的名字,但是她知道第一秩序,知道帝国,知道反抗军,也知道共和国。
她突然想起了hux,她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记忆里如此之强,她离开海岛时hux前来接应,她有时候找ben的时候,她也会见到hux,她怎么会忘记他,她看到他们在远离反抗军基地的会面,她撞见他们的谈话,关于luke和伦武士团,她在来到这个沙漠星球之前hux冒险将飞船停靠在海岛上接他们离开。
她第一次见到hux时她躲在ben身后探头看着hux,她一开始觉得hux是“寒冷”的,他的表情并不多,就算是夏天他的表情依旧是“寒冷的”,任何的表情在他的脸上都停顿不了多久,他的脸像是一汪冰水,能够把所有的表情都死死的冻在里面,淹没。
直到他第一次蹲下来和她说话,他很高,比ben高,他蹲下来的时候也很高,rey对hux的金发感兴趣很久了,今天终于可以摸摸,哪里能放弃这个机会,Rey认识的人里没有谁有如此浅淡的发色和眼睛的颜色,最起码父母兄长,连poe也不是----
她胖胖的小手摸到了hux的大好头颅,他看到他脖子上起了一串鸡皮疙瘩,她听到hux说话了,但是没有注意他说了什么,好像是说她出生之前有预言她会成为一个sith。
“sith是什么?”
她心不在焉的一下一下拨弄hux的头发,突然看见了对方金色的眉毛,
他的眉毛居然是金色的!
小姑娘轻轻摸了一下hux的眉毛,心想怎样才能拔下来一根。
“sith是什么样的?”她问,随即。
“sith就是——嗷!”
被预言会成为sith的rey一脸无辜的看着hux捂眉毛,然后迅速的站了起来,rey觉得对方应该是生气了,手揪着他宽宽的裤腿——对,他的腿明明那么细,为什么裤管还要留那么大一块在空中虎虎生风呢,摇啊摇。
“给你块糖吃,你不生气了好不好?”
未来的小sith从裙子的侧边口袋里掏了一块糖递给hux,对方想了想,接受了。
“sith就是像你这样的。”

她跪倒在沙地上看着tie战机咆哮着离开贾库的大气层后嚎啕大哭,她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哭泣也不想明白为什么会感觉如此失落,万一这个人不是他,而ben solo早已——她因为蓦然的思虑的恐惧而停止了胡思乱想,她忍住不发出太大的声音以免引起夜行动物的注意,一边看着自己的眼泪打湿了沙子。
她想如果能早日察觉到这个怪异的波动,她或许就能知道这是不是兄长,他的原力波动里掺杂了别的东西,并不一样,和那时的ben solo不一样,,rey看着星空,,那里已经连是否曾有一架飞行器的飞过的影子都没有了。
可是还会有谁,她的眼泪从她捂着眼睛的手指的指缝中满溢而出,还会有谁,在这十五年内不间断的来看她
她那次潜入过一个人的意识,那时她在冥想,然后就被扔进了一片碧绿的湖水。
她有多少年没有见到过如此庞大的水域,水域外是沙丘,她被扔进湖水中,湖水给他的感觉格外的真实,在落水后的气泡中她只来得及看清楚——
她看到了一个人,他戴着怪异的面具,黑色,那个人也穿着黑色的袍子,他身形高大,看到她的来临,他似乎很惊讶。
他伸出手试图抓住她,然后她从冥想中惊醒,他的原力波动和——和刚刚开着飞行器离开的人一模一样。


Rey在那个沙丘上一直呆到了第二天天明。
她根本睡不着。

评论

热度(30)

  1. Катюшаsparklin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