Катюша

阿卡姆疯人院在读

【原创短篇!甜/虐】(Reylo)蕾宝宝想去科洛桑

初冬飘雪:

他真的把光剑插入了那个老人的胸膛,他没想到自己竟然真的会下手。
老人伸手那苍老的手抚摸着他的脸。猛力抽出光剑,那种无神的失望的眼神挂住痛苦的脸上。片刻他跌入了深深的黑暗中。
他本以为这种行为会让他汲取更多来自黑暗的力量,可是他错了,他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无力,浑身虚弱,膝盖像软绵绵一样跪倒在天桥上。他甚至没有听到来自伍基人的怒吼,和感觉到爆弩枪射在身上的疼痛。是的,那一刻,他感觉到了光明,几乎就要被光明召唤回去了,可是,那一刻他被粉碎了,他厌恶这种感受,他厌恶来自光明的召唤。
雪地里,那个女孩再一次抢走了光剑,是的,再一次,那个女孩用十几年前的眼神看着他,他再熟悉不过,他终于知道她是谁了。
是她。
就是她!
……
Rey永远记得那天第一次看见那几个人从一个很大的飞船下来,一个毛茸茸的大家伙紧紧地抱着一个黑头发小男孩,那小男孩非常不情愿地挣扎。然后那个毛茸茸的大家伙嗷嗷叫,当他们走近的时候,Rey立刻躲在父亲身后,紧紧地拉住父亲的手,
父亲用那温柔有力的大手抚摸着她的头。一个身着白色连衣裙的女人径直地朝父亲走过来。父亲松开她,然后和那个很漂亮的女人拥抱。
“Leia,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了。”那个女人声音很好听,Rey觉得,但她还是不敢出来,一直紧紧地拽着父亲的长袍。
“Rey,这个是你的姑姑Leia和姑父 Han。”父亲把她拉到人面前。
Rey看了看面前的人,那个Leia姑姑笑得很甜很亲切,那个穿着皮夹的怪叔叔也笑得很亲切,那个毛茸茸的大家伙她突然不那么害怕了
这个时候,一个比他没有高多少的小男孩被那个毛茸茸的大家伙放下。小男孩好奇地走到Rey面前。然后又跑回到Leia身边。
“这个是Ben?”Rey抬起头问父亲。
“是的。”
“你去过科洛桑吗?”Rey转过头问Ben。
Ben不语,只是掉头走开了,Rey不解,为什么父亲口中的Ben会这样,他知道父亲有很多学徒,但他对Ben格外关心,每次Ben有什么情绪波动,他都想尽办法去解决。然而,在一次学徒冲突中,父亲为了公正,严格地批评了Ben,于是Ben赌气离开绝地学院。独自驾驶着父亲的飞船离开了。
在Rey看来,Ben是一个父母格外溺爱,又十分古怪的学徒。
第一次与表哥对话失败!


训练课间,Rey找到了独自待在墙角的Ben。
“嘿!你在这儿呀。你上次……”Rey刚吱声。
Ben注意到Rey出现了 他只是留下一句话就跑远了。“离我远点!”
第二次尝试与表哥对话失败!


虽然父亲还没有正式地训练她,但她总是偷听父亲的讲课。
在一次训练课上,Ben不小心没有控制好小球,小球失控地到处乱飞,直奔Rey飞来。Rey吓得立刻本能用原力地将小球定住。结果其他学徒开始嘲笑Ben。
事后,Ben又独自流泪了。他嘟囔着一些她根本听不懂的话。“我还不如一个小女孩,舅舅怎么可以不爱我,舅舅怎么可以。”
Rey悄悄地走到他的身边。
Ben一下子将她推到。“都是你!要不是你,我就不会这么尴尬。如果你不存在,我根本就不会这样尴尬。你走!你走!”
Rey被吓傻了,哭着跑了。
第三次与表哥对话失败!


Rey不甘心,于是拿出了自己珍藏的巧克力,悄悄地放进了Ben的房间,然后留下了字条,悄悄地躲在架子后。
Ben学习回来后,看见字条,突然拿起了泰迪熊使劲儿的往床上摔打。Rey吓得不小心触碰到了架子,发出了“嘭”的一声。
Ben突然吼道:“出来!”
Rey不敢。
Ben将架子推到,才发现Rey站在那里。
Ben看了看Rey转身离开了房间。
第四次算是失败吗?总之不是很成功。Rey思索。


Rey开始正式接受训练了,父亲对她格外严格,甚至超过了最严厉的Ben。再一次失误的时候,父亲严厉地批评了她,Rey很开心,她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做。她朝令一边的Ben笑着眨了眨眼睛。可是Ben却面无表情。不理睬她。
第五次勾搭表哥失败!


Rey发现Ben总是喜欢坐在湖边,拿起小石头往湖里丢,看着湖面荡漾着一圈圈水波纹,从中间慢慢的像四周扩散。她猜想,也许这样,Ben的心情就会平静。
“你想去科洛桑?”Ben的声音突然传来,Rey向四周看了看,貌似除了她就没有其他人了,难道他真的在和自己说话。
“Rey,我在问你。”Ben没有回头,继续说。“坐到我的身边。”
Rey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她还是欣喜若狂地跑了过去,受宠若惊地坐在Ben的身边。
“我听父亲说,科洛桑真的很美,是银河系的中心,绝地圣殿也在科洛桑。”Rey闭上眼睛充满向往。“那里有很美的城市,像花园一样,甚至比纳布还要美。”
“诶,其实我也很想去科洛桑。”Ben要原力将一块小石头扔进湖里。
“那你为什么不去呢,你爸爸可是有一个很大的飞船呀。”Rey眨了眨眼睛。
“他们都在忙反抗组织的事情。没有人管我。”Ben撇了撇嘴。然后突然转过头看着Rey。“你父亲给你讲共和国之前的事情吗?达斯维德,帕尔帕廷?西斯?”
“其实我不是很懂,他只是说了帕尔帕廷被义军联盟打败了,人民民主又回来了,新共和国就建立了。对了,是我父亲打败了达斯维德和帕尔帕廷。”Rey突然骄傲地说。她在等着Ben也在为她父亲骄傲,可是她发现他的脸上挂着深深的失望。
“哦,这样呀。”Ben慢慢地转过身。继续注视着远处。
“怎么了?”Rey关心地问。
“没怎么。有机会我一定会带你去科洛桑的。我想我一定会的。我保证。”Ben嘟囔道。
虽然Rey不清楚这是不是真的,但她一直憧憬着,Ben拉着她的小手,登上那艘很大的飞船,朝银河系中心科洛桑飞去,看着灯光模仿星光的坠落,看繁华的街市充满熙熙攘攘的人群,站在绝地圣地里远眺科洛桑的美景。Ben向她解释各种共和国古迹……


惨叫声和金属断裂声音惊醒了熟睡的Rey,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周围都是哭声,Rey悄悄地走出房间,看着满地地学徒的尸体,她吓得努力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叫出声来,Rey不知道她该做什么,但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跑。周围只有一片黑暗,冰冷的雨水打在她的身上,光剑的嗡嗡的声音伴随着惨叫声。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让她停下奔跑的脚步,她看看父亲用那金属手臂无力地放在R2D2 身上,她喊他,可是雨太大了,淹没了她的声音。一把光剑深深地插在地上,她认出了,那个是她父亲的光剑,她尝试着用原力去够,这个时候,一个高个黑衣人突然出现在面前。高举气光剑像Rey砍去。
“不!”Rey吓得趴在地上。
就在她以为自己要中剑的时候,面前的这个人黑衣人胸膛被另一把光剑插入。随之倒在地上。父亲的光剑正好也从那个黑衣人面前飞到她的手中。Rey看着刚刚救了自己的黑衣人,他也想抢那把光剑,但她愤怒地看着他,立刻站起来拼命地往回跑,身后传来那个黑衣人的怒吼声,恐惧孤独席卷她的全身,父亲为什么不来帮她,为什么?她边跑边哭,忽略了雨点打在她的身上的疼痛。突然脚底被绊倒,手中的光剑掉入深谷中。好悬,如果她没有被绊倒,自己很可能跌入深谷丧命。
她转过身,看着那个黑衣人。黑衣人带着面罩说。“跟我走。”
说完就扛起她往旁边的一架钛战斗机走。
“放开我。”Rey拼命地挣扎。可是那个人的力量太大了。她怎么也挣脱不了。
她不知道自己飞向何处,周围只有冰冷与黑暗。
Unkar Plutt拉着她的手,不放开她。
“安静,女孩!”
她转过头看着那个身体庞大的怪物。然后回过头,看着飞向远处的飞船。
“回来!快回来!”
她撕心裂肺地喊着,但是她知道他们再也不会回来了。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是他把她留在这里的。
……
他看着她,那段被隐藏的记忆再次浮现在眼前,他再次感觉到光明在召唤他,绝地学院里那个小女孩,雨中的小女孩。最高首领说的对,他感觉到了,每一次出招,那个小女孩的微笑浮现在他的眼前,他不忍下手,但他厌恶自己这样无能,他再次拔剑,迅速占领了上峰。“你需要一个老师教你如何学习原力。”
“原力?”女孩闭上眼睛,他突然困惑了,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我一定会带你去科洛桑的。我一定。”这句话再次回响在脑海中。他看了看女孩,放松了警惕,突然女孩使出了全力,他渐渐地落入了下峰。脸上被划伤,最后一击的时候,跌坐在雪地上。
辛亏地面断裂,看着那个女孩与自己渐渐远离,就像那日在贾库与她远离一样。他和她永远不能走到一起。
对不起,我不能完成了我的承诺。我不能带你去科洛桑了。

评论

热度(29)

  1. КатюшаEllen Snow 转载了此文字
  2. AlecNightsEllen Sno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