Катюша

阿卡姆疯人院在读

绿箭侠 Oliver Thea梗

Mr.Finley-沈鸢:

小时候我和Thea经常在花园里跑来跑去,有一次她摔倒了,哭的很大声,我站在不远处看着她打算等她自己爬起来。可她坐在原地,伸出胖乎乎的小手等着自己的哥哥抱她起来。
我走过去抱起她,小时候的她有些胖乎乎的,我的手臂一直发颤,可她一点也没感觉出来,把脑袋搁在我的肩膀上,小碎发扫到我的耳朵痒痒的。

我看到小时候的我们在草地上并排躺着,太阳晒的睁不开眼,我们把一片大叶子挡在额头上遮阳,开心的一天。

我逐渐感到我的眼球被灼伤,皮肤发烫,嗓子也喊不出任何声音。
“Thea...”
“Thea!!!”
Thea变成现在的模样,却消失在我眼前,被空气带走,被阳光撕碎。
不....那是,我的箭。
我的箭,插在她的喉咙,插在她的心脏,插在她的小腿。
转眼间血液染红她的全身,变成红色的兜帽,红色的面具。

“Oliver!——Ollie!”
从她的呼喊声惊醒,迅速恢复清醒可身体却不听使唤,双眼看不清任何东西只听见自己妹妹的声音撕扯在耳旁。
“I'm still alive,Thea,let's go home”
干哑的嗓音透过变声器浑浊了许多,艰难站起身与Thea转移到安全地区。

Thea,为了你,我宁愿付出一切。

评论

热度(3)

  1. КатюшаMr.Finley-沈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