Катюша

阿卡姆疯人院在读

【原创】欠我一场婚礼(论盾佩和WonderSteve的兼容性)

#听说在正义联盟动画里,有一个宇宙,Steve和Diana相遇在二战时期。而六十年后的21世纪,Diana仍然年轻美丽,Steve却已成了白发苍苍的老人。故事背景就从Diana去老人院看望Steve开始。
#私设:WonderSteve在二战中分离了,双方都以为对方已经死亡,于是战后都放下了这段感情,各自成了家。(没看过动画,纯粹的脑补请见谅_(:з」∠)_)

—————————————正文———————————

“哎?我刚来这里,对一切都不是很清楚,你给讲讲。”

“哦,就那个Steve Trevor啊。二战老兵,是个飞行员,曾经破坏过德国高级军官的计划,为战争的胜利作了很大的贡献。”

没错了,就是他。

Diana Prince此时正在英国西部临海一个偏僻的小镇上。那儿有一家鲜有人去的老人院,她四处打听了好久才找到这里。

原来他还活着。

此时她正在医院的走廊里,听两个护士窃窃私语。

“那这样的功臣怎么到了咱们这个偏僻的老人院?他没有亲人吗?”

“有,当然有。战争结束后Steve,哦,那个时候该称呼Trevor将军了。他娶了一个高挑美丽的黑发女孩,好像是英国人,叫……Rosaline Winston。他们生了几个孩子。”

“那他们的孩子怎么不照顾Trevor将军呢?不会他们一家感情不好吧?”

“别急,别急。他们感情很好,但据说Trevor将军早就心有所属,一直放不下那个人。Mrs Trevor是个善解人意的妻子,她也知道这件事,但只是一直默默爱着Trevor将军。现在他们都在美国,本该是一家子颐养天年,可Trevor将军不知中了什么邪,一定要跑到这个偏僻临海的老人院来。”

Diana忽然感到一阵眩晕,有些站不稳脚跟。

“Trevor将军的心上人……是谁?”

“谁知道呢?战争年月,被拆散的爱人太多太多,哪里数的过来。他们只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

“可惜……对了,听说将军患上了阿兹海默症?”

“是,他的孩子们把他送到这儿来的时候,他笑得像个三岁的孩子,脸上的皱纹全堆积在一起,口中还不停地念叨着什么‘拯救今天,拯救世界’之类的话。哦,他的家属还说了,他坚持要那间最靠近海的屋子,也不知为什么。”

“唉……”

两个护士边唉声叹气边走远了。

Diana不加思索,拔腿便往最西边的那间屋子跑。

木制的门把手有些生锈,她颤抖的手甚至不足以握紧它。

门吱呀一声打开。

Steve总觉得他在等谁,但又想不起来那是谁。他瘫痪了躺在床上,床上堆满了阿兹海默症的用药,他每天近乎痴狂地往嘴里塞它们,试图捕捉到脑海里那个身影的一点痕迹。但是他想不起来。他只记得他的女孩有着一双焦糖色的漂亮眼睛和小麦色的健康的皮肤,笑起来的时候眼底有三月和风。

而现在他转过身,发现门口正站着这样一个女孩。

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Diana张开嘴想要说话,Steve却示意她噤声。他拖着自己苍老的病躯躺回床上。

"Steve?"Diana试探性地叫了一声。

“你很像她。”Steve自嘲地笑笑,他已经许久没有开口说过话了,声音无力而嘶哑。“但你不是她。”

“不,我是她。我是你的Diana Prince,那是你曾经给我取的姓,那是个有趣的意外,你还记得吗——” Diana忍住眼泪,努力挤出一丝笑容,试图唤醒他沉睡的回忆。

“不对!”Steve粗暴地打断了她。“我的Diana跟我一般年纪的,这个时候她也是个老人了。你是她的女儿还是孙女?请告诉我她现在过得很好。她的丈夫有没有欺负她?不对不对,我记得我的Diana是很能打的。没有人敢欺负她,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儿。对了,Diana喜欢吃冰激凌……她现在还喜欢吗?叫她少吃点,人老了,吃冷的东西对胃不好。咱们这个年纪了,禁不起折腾了哟……” Steve不住地念叨。他满头白发,几乎不能行走,却还在心心念念他的女孩。

尽管他的女孩就在面前。

“你真的老糊涂了,Steve Trevor。”Diana一边吸鼻子一边苦笑着摇头,“我是神,记得吗?我不会老去,也不会死亡。”

“哦……” Steve点点头又摇摇头,不知道他是否认可了这个答案。

Diana的眼角扫过桌上的一组照片。第一张是Steve和他的飞机,他还是个年轻的帅小伙,阳光开朗地笑着。第二张里面他变得年长了一些,搂着一个美貌的黑发女人,那一定就是刚才护士们说的Rosaline Winston。Diana的心中突然涌上了一种不知名的滋味,她发现照片中女人的眉眼和自己有几分相像。

第三张照片里,Steve的膝上坐着一男一女两个孩子。没有一个是他那样的金发碧眼,都是黑发褐眼,小的那个女孩甚至还有着自己那样的大波浪卷。Diana揉了揉眼睛,发现照片上的孩子们又变成了金发碧眼。原来刚刚都是是自己的幻觉。

你还在幻想些什么呢……明明都已经错过了。

Diana很喜欢小孩子,这在正义联盟里是众所周知的事情。Bruce出去打击犯罪的时候总喜欢把达米安托付给她,她也常常去拜访Emiko和Thea。有一次Barry善意地问她,你这么喜欢小孩子,怎么不自己生一个?

Diana笑了笑。"I figure I'd wait."

Barry有些不解," For what?"

"The right partner."

可是谁又知道,五千年的漫长岁月,她早已等到了那个Right partner。

可是她错过了他。世间便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她的Right partner了。

最后翻完几张他战后被授以军功章的照片以后,Diana放下了相框。

“你应该为自己感到骄傲,Steve。”

“Umm. ” Steve沉思了一会儿,没有否认。“我过了我的生活,唯一的遗憾是你没能过上自己的生活。你没有孩子吧。”

Diana没有答话。

“怎么了?”

“这个世界已经不一样了。我……觉得我回不去了。”

“你老是这么夸张。”Steve却咯咯地笑起来。“听着,是你拯救了世界。而我们又给弄得一团糟。”

“不,你们没有。”

Steve突然拉住Diana的手,两只手重叠在他的心口。“世界已经变了,我们都回不去了。我们只能尽力做到最好。而有时,最好的选择就是重新开始——” Steve说到这儿,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Diana连忙起身去走廊里给他倒水。

“来,Steve. ”Diana走回房间,伸手准备去扶他。但是她却在看到他的表情后怔住了。

Steve混浊的蓝眼睛突然在看到Diana的那一刻一下子变得明亮如初,就像他们初见时天堂岛的海水。他上上下下地打量她,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布满皱纹的的眼角淌下泪来,嘴角却是带笑的——他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年轻的时候,还是那个笑起来比水蜜桃还甜的男孩,在看见他久别重逢的女孩以后开心得不能自已。

“Diana…?”

“Yeah…” Diana轻声回应。

“你还活着,” Steve哽咽着,声音一抽一抽的,“你……你回来了……”

“Yeah, Steve…” Diana也笑了,眼泪却再也无法抑制地夺眶而出。她仍然年轻而美丽,笑起来还是那么风情万种,但是她的爱人躺在床上,已经垂垂老矣。

“It's been so long...so long.”

“Well I couldn't leave my best boy. Now when he owes me a marriage. ”

不久,Steve沉沉地睡着了。Diana给他盖好被子,走出房间,眼角的余光却瞥到那扇窗户。

从窗户望出去,外面是大片大片蓝蓝的海水。

Diana忽然想到了什么,转头望着Steve,哭得无法自已。

Steve不知怎么的醒了,呆呆地望着窗外的海。“你瞧,这儿离天堂岛最近……战争结束了,我想你应该回去了。我剩下没几年了,随时有可能离开这个世界,所以我想最后去看看你。但是我已经八十多岁啦……开不动飞机了,他们也不让我冒这个险。所以我四处找,找到了这么一个离大海、离你的家乡最近的地方,这样我看着大海,就能想起你,想起我们初见的时候。

“Diana,我有一个好妻子,她对我很好,我们一起度过了一生。她在前几年去世了。我也活不长了,所以想在死前再见你一面……

“Diana,你也应该试着move on。你永远不会老去,总能在漫漫的时间长河里找到爱的那个人,但是神和凡人,终究是爱情悲剧……不要再重蹈覆辙……”

“我知道了。”Diana颤声说。

在她关上门的前一刻,Steve用谁也听不到的声音喃喃道:

“You are late...my Angel. ”

手机嘀嘀地响了。Diana掏出来一看,是Clark。

“亲爱的Diana,愿意共进晚餐吗?”

Diana本该像以前那样,熟练地点击“自动回复”,选定“抱歉”那个选项。但是她的脑海中又响起Steve的声音。

“Diana,你应该试着move on...”

“听你的。”Diana在层层泪水中笑了,给Clark发送了一条回复:“好的。”

评论(1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