Катюша

阿卡姆疯人院在读

救命

松月山音:

帮转


入风神:



这个山有扶苏是Candice!:







城色如玉:















求求你们,救救她,帮帮我。
















你可以选择不捐钱,但是能帮忙转发一下吗?
















这个得了肿瘤的女孩儿是我的同学,住院化疗手术费用一共预计是20万元,我们所在的地区是一个很小的城镇,普遍的收入不超过5000元,更何况她家家庭全靠她父亲一个人打工支撑。
















已经走投无路,学校已经尽力捐出了8万多,迫不得已占了tag,如果觉得看着烦心留言,会删。
















你可以选择不捐钱,但能不能劳烦转一下,让更多人看到,让这个女孩有活下去的希望。
















哪怕只有一点点,我都愿意去努力。
















求你们了。下面是轻松筹地址
















http://url.cn/5ffr09x












【瑟莱】十句印象尤其深刻的话

美好得令人心醉。

白水行:

  小精灵很早就有自主意识,于是瑟爹每天都给叶子念童谣。


  “鹿鹿跑,鹿鹿跳,鹿鹿爱妈妈,鹿鹿爱爸爸。鹿鹿看到天黑了,急忙回家家。”




  瑟爹跟叶子商量。


  “我们可以有一点点想她,今天一点点,明天一点点……我们慢慢地小小地想她,每天都想她。”




  瑟爹端详着他做的弓。


  “跟着你的身高来,你太小啦,不着急用这么大的弓,合适的武器才能发挥出最好的水平。”




  听完少年的话之后,父亲想都没想就说:


  “不用担心,除了婚姻以外,你会有很多种方式拥有别人,单纯的爱情也许在那样的感情前不一定更加厚重。你还年轻,或者说,世界上永远有你想象不到的美好和惊喜,根本不需要你遵循既定的道路。”




  成年日早晨,瑟爹举着额冠在叶子头上比划,比划了很久,终于开口,声音很低。


  “叶子。你的头发今天特别亮,特别长……事实是,不止今天。每次我看见你,都是。”




  瑟爹歪了歪头。


  “作为幽暗密林的国王也给不了儿子这样的特权吗?”




  他们看着那些腐烂的树丛很久很久。


  “我们必须要,”瑟爹说,“我们只能赢,没有别的选择。”




  叶子决定护戒之后,瑟爹对他说:


  “你千万不要独自去见她……我都说不过她。这事谁也说不清楚。”




  战后他们第一次见面,私底下的第一句话。


  “来来来过去点儿,给你老父亲躺的地方。”




  今年冬天下了雪,瑟爹抖擞了一下。


  “当年我打雪仗,真是啊,所向披靡。然后,然后你出生了……”


  叶子:???(这是突然被夸吗)



【吐槽】稍微说一下 黑暗语 和 主神语

树影Dairon {已被安纳塔拐走}:

黑暗语(Black Speech)和主神语(Valarin)其实我也不是很懂这俩种语言啊,但是我就是很好奇所以查了一些资料,然后想和大家分享一下加上吐槽一下我的学习感想。可能有错误,若发现还请大家指出!谢谢支持!


首先给大家强烈推荐一个youtube上的小哥,链接在这儿:


https://www.youtube.com/user/MrClone501st/featured



这个小哥目前放了3个Lesson的黑暗语教学视频。然后我一看更新日期,发现他最后活跃时间是在18年3月末,也就是说他目前还活跃着!!而且他说他还会继续更新,更完了黑暗语之后打算更辛达语昆雅语以及阿杜耐克语!!我真心怕因为没有人支持他就弃坑了啊啊啊,他的视频做得超好讲解清楚发音清晰,对我这种用听觉学习语言的人来说简直太赞了。所以大家感兴趣的请不要脸地去勾搭!疯狂点赞!留言!


然后,他的视频教学内容是基于一个著名的黑暗阵营资料网站:TheLandofShadow


http://www.thelandofshadow.com/mordorgate/darkdownloads/blackspeech/BS-Lesson1-.htm


这个网站可能是我见过的最全面的黑暗语资料和教学网站了,里面有10课黑暗语教学内容。不过,毕竟原著里黑暗语资料不是很多,所以,里面有些细节可能是粉丝自己脑的,所以不用太较真哈哈!


并且,我想吐槽一下,我觉得它的界面虽然色彩很丰富很有黑暗阵营的感觉,但是黑底红字和黑金审美真的有点辣眼睛!看多了我晃得难受!而且感觉血淋林的,偶尔配上奥克插图,我在公共图书馆打开了这个网站总是害怕后面有人偷看哈哈哈哈哈。



不过呢,要是说这个网站界面辣眼睛,另外一个有关奥克语和黑暗语的考据网站就更辣眼睛了。上链接:


Orkish and the Black Speech - base language for base purposes


里面满屏的黑底红字!!!大家感受一下:



不过,不过,话说回来,这两个网站还并不是我见过的最辣眼睛的语言学网站。


最辣眼睛的语言网站,其实是:我们高大上的,外表仙气逼人威严优雅内心切开黑  的维拉迈雅的语言——主神语网站!


上链接!http://folk.uib.no/hnohf/valarin.htm


满屏蓝底白字,其实蓝白配色并没有什么不好,但是这个界面真的,闪瞎眼!用手机看的时候根本看都看不清!但是仔细看了一下觉得资料还是很充足的。毕竟主神语这么生冷这么少见的东西,有就不错了!



不过还有一个网站我以前给大家推过的,就是一个综合性的中土语言网站,把原文里面出现过的所有例句和单词都列出来并且读了一遍的网站,页面就很舒服了。链接:


https://www.jrrvf.com/glaemscrafu/english/nomsvalarins.html



然后我想根据自己考据到的资料吐槽一下这两个语言


黑暗语是一种人造语言。即使在中土世界的历史中,它也是一种人造语言。虽然昆雅语辛达语阿杜耐克语什么的都是托老“人造的”,但是在中土世界里,它们都是精灵人类等生物自发形成的语言。甚至维林诺的诸神说的主神语,都是诸多神灵一起创造衍生的,唯独,黑暗语是索伦一个人的独立作品。


正因为如此,黑暗语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非常工整,非常有逻辑性,非常简洁,(后面会详细说)据说是中土所有语言里面语法及发音规则最简单的一门。


而且,黑暗语还有个典型的特征就是,黑暗语属于“强度黏着语”,看到“黏着”这两个字我以为是很黏的意思,感觉有点奇怪,但是仔细查了一下,“黏着语”的意思是“通过在词根的前中后粘贴不同的词尾来实现语法功能。语法意义主要由加在词根的词缀来表示的,词缀分为前缀、中缀、后缀,常见的有前缀、后缀。”简单来说就是充满了各种前缀中缀后缀,没有缀就说不成话,但是掌握了词缀基本上就掌握了它的精髓。


然后呢,由于各种前缀后缀,就造成了一个很好玩的现象:大家有没有发现电影里面用黑暗语讲话的索伦自带韵脚。每说一段话都像在用排比句,每说一段话都像在吟诵一首黑暗的诗歌。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就是,发音相似的词缀串在了一起,导致押韵非常方便,即使没有押韵听起来也像吟诗。



大家有兴趣可以百度以上几个词汇的定义。


黑暗语的风格“和精灵语截然不同,但是很有组织且富有表达力,这应该是索伦完全堕落之前完成的作品。”确实是非常有组织,虽然我们目前知道的例子不多,但是想必也很有表现力。应该是索伦完全堕落之前的作品,其实我一直没搞清楚索伦到底什么时候“完全堕落”的??估计是第二纪元末?(努门诺尔沉海之后?)而黑暗语起码在第二纪元1600年之前出现,估计还要更早。也许是魔苟斯尚在的时候就已经发明了。至于为什么说是索伦完全堕落之前的作品呢?有一段分析,Surely Sauron had no more "love of words or things" than his servants had, and one might well think that he simply invented words arbitrarily. This may be true in some cases, but it appears that he also picked words from many sources, even the Elvish languages: "The word uruk that occurs in the Black Speech, devised (it is said) by Sauron to serve as a lingua franca for his subjects, was probably borrowed by him from the Elvish tongues of earlier times" (WJ:390). 根据上文,完全堕落的索伦对语言文字是没有“爱”的,因为没有爱,所以他造的语言“可能也是胡编乱造的”,然而事实看来,黑暗语并不是胡编乱造,而是很有规则秩序的,而且还借用了很多“古早时期的精灵语”,这就说明,索伦对精灵和精灵的语言文化还是很了解的,而且并不介意采用他们。


除了精灵语(尤其是昆雅语),黑暗语的另一大灵感来源是主神语。这个最主要的一个例子就是,魔戒诗中反复出现的一个词“nazg”(戒指ring),是来自于主神语中的 naškad (戒指,环ring),而主神语中“环”这个词最著名的一个例子在“审判之环”这个词Mâchananaškad中。所以就觉得其实挺微妙的,愤怒之战后的索伦企图从善,但是不愿意去审判之环,后来,给自己造了另一个环,至尊魔戒,成为了指环王。索伦你命里大概就是跟环状东西有过节。


黑暗语和主神语的关系,还有另一个考证:Morgoth, technically being a Vala, must have known Valarin (or at least picked it up during the ages he was captive in Valinor). According to LR:178 he taught it to his slaves in a "perverted" form. 蘑菇自己会说主神语,跟索伦除了心灵感应(神们主要的交流方式)之外,大概也是以主神语互相沟通,(我感觉蘑菇这么讨厌精灵应该是不会用昆雅语和辛达语跟迈荣聊天的)。而且还把主神语以一种“变态的方式”教给了他的奴隶们。“变态的方式”应该指的是把主神语变得很奇怪,而不是暴力教学的意思,虽然我觉得蘑菇应该会暴力教学的。然后根据 @欢言尽 翻译的HoME资料,蘑菇搞出一堆兽人后,让兽人说话,是像复读机一样录了一遍自己的话,然后兽人开始说了。因此最早的兽人语可能就是这种被蘑菇“腐化”了的主神语。既然当初造黑暗语主要是为了统一兽人的语言,黑暗语肯定也是吸纳了很多已经存在的“变质主神语”的。


索伦之所以发明黑暗语,是为了统一黑暗阵营内部用语,尤其是为了“以取代品种繁复的兽人语及其他语言”,那么为什么兽人语会“品种繁复“呢?原因是兽人语其实真的支离破碎五花八门,当初虽然蘑菇把他们当复读机录下来了很多话,但是半兽人也不是点读机,兽人有自己的意志,因此他们还从中洲的各个种族里面学了很多别的话,于是兽人语就是东一句西一句借来,然后再转个弯儿变个调儿加上一点下三滥骂人的东西,”尼玛“”卧槽“满天飞那种,而且由于不同地方的半兽人借来的语言又不同,这个部落从辛达精那里学一点,那个部落从诺多精那里学一点,另外一个部落再从矮人那里学一点,导致了不同部落之间的半兽人互相听不懂,无法互相沟通!这个后果是很严重的!能够想象蘑菇丝或者索伦下达一个命令,传令官传给兽人,然后兽人再传给兽人,最终”攻打梅斯罗斯防线“变成了”到大梅家里打酱油“哈哈哈!!!于是秩序帝安姐就雄心壮志地发明了黑暗语要来一统天下了(不合时宜地想到秦始皇哈哈哈哈)。


然而,事实证明,此举非常不成功,只是索伦给自己挖了个坑。到了最后,除了几个戒灵之类的高层仆役,说黑暗语的只有索伦他自己。而托老指明,”純正版本的黑暗語只出現在至尊魔戒的铭文上“。除了那首诗,书里出现的任何疑似”黑暗语“讲的话,全都是支离破碎的”低级黑暗语“,而且连索伦都嫌弃它们。最著名的一个例子就是《双塔奇兵》里面魔多半兽人Grishnákh以黑暗語骂艾森加德强兽人的话(这句话是《魔戒》中除了戒指诗之外唯一的黑暗语例句):


”Uglúk u bagronk sha pushdug Saruman-glob búbhosh skai!“ 但是!重点来了!这句话的语法是错误的!!


In Black Speech prepositions like to, of, in, by are suffixed to the word they modify (for example, Mordor-ishi = in Mordor; Gondor-ob =  of Gondor, Saruman-irzi = by Saruman.)  You might already have noticed that the orc was using poor grammar in his curse, when he said “Uglûk u bagronk.”  He should have said, “Uglûk bagronk-u.”  This is a good example of orc grammatical sloppiness, but such mistakes occur frequently in orc speech. 也就是说,黑暗语里面的介词是放在词尾的词缀,“Uglûk u bagronk”里面的u是一个介词,应该放在词尾:“Uglûk bagronk-u”。这只是一个例子。


由于半兽人毁词不倦,不断在黑暗语里出现各种发音错误,语法错误,用词不当,粗俗用语,据说索伦干脆下令禁止身边的半兽人说黑暗语!因为索伦是个完美主义者,宁缺毋滥,不会说就不要说了,不要玷污老子的作品,污染老子的耳朵哈哈哈哈哈哈!!!直到最后研制出了智商较高的强兽人,才在巴拉督尔培养了一批“除了黑暗语之外什么都不会说”的强兽人,终于成功地教会了一部分兽人正确使用黑暗语,而方法嘛大家知道的,强制填鸭式教学,除了黑暗语之外什么都不学,刀架在脖子上学。我仿佛看到了一个,第一次尝试普及黑暗语,听兽人们用黑暗语汇报工作,听见超多错误,掀桌挠墙拍自己脑袋叫半兽人滚出去的迈荣:



(图来自https://frecklesordirt.deviantart.com/art/Part-13-The-Seduction-of-Mairon-574268936  frecklesordirt)


黑暗语常见的辅音有这么几个:sh, d, r, b, th, k, m, p, t, l, k, gh, z, g, n, h, s, f, kh。然后还有独特的几个辅音组合:sn, thr, sk, rz, zg,这些在辛达语里面是没有的(但不知道昆雅里有没有)然后所有的辅音字母,尤其是“p, t, d" 都要用比较强硬凶狠的语气发出来,我感觉,就是”喷出来“。不过我感觉可能有点”送气浊辅音“的味道。


独特的R和L的发音是黑暗语的标志性特征。The two sounds R and L give Black Speech its distinctive sound, so please be careful to pronounce them correctly.  Both should be pronounced at the back of the throat, as though you were “gargling.”  Tolkien made a special point of this; apparently the elves hated both pronunciations and found them ugly. 这俩音确实还挺难发的。要用”喉咙的深处发音,就像漱口一样“,精灵觉得这种发音难听极了。It is stated that the Orcs used a uvular R, like the R that is common in French and German, not the Italian R.  and that the Eldar found this sound distasteful. R的发音要发小舌音,要像法语和德语里面的R那样,不能像意大利语或者西班牙语里面的R一样。精灵觉得这种发音无法接受哈哈哈。The only exception to this rule is MORDOR.  J.R.R. Tolkien himself pronounced this word with the rolling (Italian or Spanish) R. 唯一的例外是”Mordor“这个词,托老在读这个词的时候采用了意大利语和西班牙语里面的R的读法(弹舌的那种?)。The L should be a “dark” L, the way it is pronounced in American English, except that it remains “dark” even at the beginning of words and syllables (unlike American English). L的发音也要很”dark“,具体怎么dark我也不清楚(扶额)。


说道精灵觉得黑暗语很难听。有人提出,”难听的“黑暗语,怎么能跟高贵优雅的 西方不死之地的诸神说得主神语有挂钩呢?其实,精灵里面的语言大师,也是现世流传的唯一主神语资料的作着平锅螺丝表示,主神语也很难听啊!If it seems blasphemous to suggest that the tongue of the Gods may have been an ingredient in Sauron's Black Speech, "full of harsh and hideous sounds and vile words", it should be remembered that according to Pengolodh, "the effect of Valarin upon Elvish ears was not pleasing" (WJ:398). 只不过精灵形如主神语的描述看上去比较诗意:“Valar的舌和嗓十分强硬,运动快而细致,发出的声音令我们很难摹仿;而且他们的词汇大多长而急促,像剑般闪烁,像大风中的叶片般疾驰,像山岭上的石块般滚落”(这句话是儒米尔说的)。换句话说就是:”鬼知道他们都是怎么发,用什么部位发出来的音啊!“


The vowels are aiou; the vowel is stated by Tolkien to be rare. The Black Speech does not seem to use e. 最常见的元音是aiu,以及一些组合比如ai, au, 以及长元音â 和 û 。o是有的,但是很少见。没有e这个元音。但问题来了。没有o和e的话,好奇他们怎么读”Melkor“的???而且为什么要让o少见,要消灭e呢?难道真的跟Melkor这个名字有关吗?避讳?


重音的话,In words of more than one syllable, the syllables should be stressed rather evenly.  You do stress the first syllable, but the stress should not be exaggerated.  如果是多于一个音节的单词,稍微重读一下第一个音节,但是不要夸张,要比较均匀。When you add a suffix (like  –hai or  –ishi), then stress the suffix.  如果词尾有词缀的话,要重读那个词缀。由于黑暗语里面有超级多的词尾词缀,而且一句话里面每个都要这样重读,听起来,就比较抑扬顿挫。(又回到了前面为什么电影里面索伦说话总是听起来自带诗意)。


最后来吐槽一下主神语,”当精灵到达维林诺时,维拉和迈雅很快就接受了昆雅语,甚至有时他们在彼此交谈时也会使用昆雅语。但主神语并没有被昆雅语取代,而当维拉在进行重要的讨论时,他们还是会使用主神语。“ 也就是说维林诺的诸神们经常会说昆雅语,一来方便跟精灵沟通,二来,他们觉得昆雅语也挺好的。但是不够正式。正经开会的时候还是要用主神语。这么说,曼威的官方命令,曼督斯的法律文件用主神语写是有实锤了,但总感觉与精灵有关的那些审判资料啊判决书啊什么的还是要翻译成昆雅语,如果与泰勒瑞精灵有关的还需要翻译成泰勒瑞语,就像联合国文件有好多不同语种一样。而且从事翻译的应该都是些迈雅,因为精灵觉得主神语太难学了又不好听,没几个人会。“主神的声音庄严而坚定,”提理安(Tirion)的诺多精灵卢米尔(Rmil)写道:“但也兼具迅捷而灵巧的动感,我们根本无法模仿他们的声音;他们的言词大多悠长而紧凑。”换句话说,就是主神语的单词都跟头滚键盘敲出来的一样,又长又难懂。大家可以感受一下:阿尔达Arda=Aþāraphelūn, 曼威Manwe=Mānawenūz,最夸张的是两棵双圣树:银树Telperion=Ibrīniðilpathānezel 这里面有八个音节!金树Laurelin=Tulukhedelgorūs。


在旧版本的《精灵宝钻》里,主神语也是有方言的!细分为欧罗米语,奥力语,及米尔寇语,所有精灵语都来自欧罗米语,矮人使用奥力语,而黑暗语则由米尔寇语衍生出来,但这个构想最终被摒弃。但是仔细想想这个设定很搞笑啊哈哈哈哈!一共没几个维拉,还每个维拉说一种方言。这样自成派系真的好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后想象一下,刚刚从奥力那里拐来的迈荣,说着一口浓重的奥力语腔,好不容易慢慢习惯了米尔寇阵营的方言,有点莫名其妙地可爱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吐槽结束。。。。。。不过还有很多没有深挖的。。。下次继续啦!!!有错误欢迎指出!谢谢!

梦境暴力美学

七文信:

占tag致歉
记录几个礼拜前梦见被人单方面殴打的梦境
因为记不太清了可能会把梦境小改动一下
【他们说梦里不会有疼痛但是我梦里真的很疼???】



陌生的成年男子居高临下的站在你面前,你疲累的跪坐在地上。


春寒料峭,海棠早已开放甚至衰落之际也显现出来,几片红白渐变的花瓣无力地飘落在你的身旁,蜷曲的干瘪倾诉出了花开伊始光辉鲜艳之后的惨淡渺小。


周围是你熟悉的本该喧嚣的场景,可是来往的行人对你发生的一切无动于衷。


其实他们根本就看不见你们。


男人拳脚相加,你的头,肩,背和腿无一例外遭受了单方面的凌虐;向你袭来的无非也就是被握紧的有力的拳头和不留情面的腿脚,还有高高扬起在你瘦弱的身躯上落下的痛辣辣的巴掌。


你没有反抗,也懒得反抗,只是默默受着。


但是疼是一定的。


你终于忍无可忍,经受了累积的疼痛之后小声啜泣,哭得满脸都是泪水。


当那个男人抬起手准备降下审判时,你抬起沾满泪水的脸,然后伸出手握住了男人的手指疯狂拧他的手。


男人疼得微微皱起了眉,被迫蹲下和你视线高度相同。
你们互相挣扎着,一个像网住了猛兽但怕它逃出来的人类,一个像力量充沛即将挣脱桎梏的猛兽。


终于他脱离了你微乎其微的反抗,他准备更严厉地殴打你时被你制止住了:


“等一下!让我缓缓。”


声音还没调整好于是带着哭腔。


男人也好说话,动作停止了。


你缓了一会儿,如同赴死一般用你伤痕累累的手臂撑住水泥地让自己站起来,然后长叹了一口气:“来吧。”


你知道避无可避,浩劫迟早要席卷而来。


男人挥舞着拳头,开始了对罪恶者新一轮的惩罚…


为什么是罪恶者?原因很简单。


生而原罪。


END.

浮沧海74

蜀僧抱绿绮:


明臻淡漠地从他怀里挣脱开,一言不发地转身回家去了。回到家明琛刚起,他今天没人叫他,睡得分外惬意舒服,揉了揉眼睛刚想下床看表,明臻便面色不善地进了屋。

明琛吓了一跳,说话都结巴了:“哥…对不起我又起晚了……我马上起马上起别打我。”

明臻看了他一眼,方才缓缓道:“别起了睡吧,不是罢课了吗。”

明琛张大了嘴巴:“啊?真的罢课不上学了?”

明臻咬咬牙:“这可是昨日表决通过的。况且,那群人还组织了纠察员,看见上课的就把你拦住,不让去。”

明琛惊讶道:“还能拦住不让上?上不上学难道不是我们的自由吗。”

“昨日举不举手,也是你的自由。”

明琛方才明白哥哥是来怪罪自己的,可是自己也没有做错什么啊。他扁扁嘴巴,委屈道:“可是他们都举了……我要是没有的话估计就和清辉哥那样被他们千夫所指了…”

明臻伫立良久,叹了口气:“哥也是懦夫,不怪你。”

于是整整一天,明臻都没有去上学,在自己屋中看了看书,偏偏不巧他今日翻到了汉书的党锢列传,顾炎武先生在旁边批注赞叹:“依仁蹈义,舍命不渝,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明臻看罢脸烧得厉害,惭愧过后便是深深的悲恸与无奈。

时间已到日本的深秋,庭院里养的几盆菊花花期将尽,却仍是在寒风中热烈盛放着。明臻隔着玻璃窗,看着那几盆在疾风中摇曳的明黄之色,若有所思。

傍晚李清辉回来,看见抱膝坐在客厅榻榻米之上的明臻,惊讶道:“没去上学吗?”

明臻抬头看他一眼,眼神黯淡:“我懒得去,不想再碰见他,说我是兔儿爷。”

李清辉叹口气:“你何苦要把那人的疯癫之语放在心上。”

明臻静静地望着他,往日那双灵动聪慧的眼睛满满都是颓丧苦闷之色:“他说,我们都知道云云。可见流言传播甚广。也难怪,是我逾了矩,妄想与你交好,同吃同住,游玩开会也是形影不离,才生出些难听的议论来。清辉哥,我打算退学回国了,这样也好给你少些流言蜚语的困扰。”

李清辉一下子仿佛被抽干了一般,不可置信地望着他:“明臻,不要意气用事。学业为重,你不要总是考虑我怎么样…我没事的。”

明臻轻哼一声,划过李清辉的心上仿佛一丝冷笑:“我没有仅仅为你考虑,你以为我愿意被他们这么侮辱吗?我家世清白,怎么就成了供人亵玩的兔爷?我宁可回家去,随便读个师范学堂,那里肯定没人会如此辱我。”

【TL】回归3

立夏未夏:

当晨间的风声伴着精灵优美的歌声吹拂到他耳畔的时候,莱格拉斯从沉睡中醒了过来。映入眼帘的,是陌生而熟悉的国王的寝殿,他伸手向柔软的枕头下摸索,如愿以偿的摸索出一个金发的美丽的穿着淡绿色丝质睡衣的小精灵人偶,他的心,立刻被柔软的酸楚和甜蜜的回忆填满了。
“Adar,这是我,我要永远陪着你睡!”
“如你所愿,我的绿叶!”
莱格拉斯将人偶放回枕下,起身打量着国王的寝殿。掀开被子起身的刹那,他感觉到自己的伤口已经痊愈,而这显然不是正常的精灵伤口愈合的速度;他发现自己穿着丝质的淡绿色睡衣,金色的发辫被解开,显然是为了让他有更舒适的睡眠。
“莱格拉斯”,随着一声呼唤,国王寝殿的门打开了,瑟兰迪尔怀抱着一束新鲜的山毛榉新枝走了进来,树枝纤细而笔直的,梢头带着几片嫩绿的新叶。
“你醒了?需要吃东西吗?”“Adar,唔,我昨晚吃了太多,我想最近几天都不用再吃东西了。”瑟兰迪尔挑了挑眉,金色的头发被简单的额冠固定,冰蓝色的眼眸中闪现着明显的不赞同,“我认为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依然存在分歧。不过,我可以尝试用我的方式说服你。”
听着这熟悉的威胁,莱格拉斯的内心的温暖满溢,柔软的心喧嚣着寻找出路。他冲动的上前用人类的礼仪深深拥抱了自己的父亲,并依恋的将额头靠在精灵王的肩头。
精灵王的身体紧绷了瞬间,又无奈的柔软下来,他感觉到肩头的濡湿和怀中的颤抖,他听到闷闷的声音从耳边传来:“Adar,对不起……”他伸出单手安慰性的回拥了自己的儿子,无奈的说:“人类的礼仪并不适合精灵,莱格拉斯,我接受你的道歉。但是显然,光是道歉是不够的,你需要对此有更加刻骨铭心的记忆。”
莱格拉斯瞬间僵硬了身体,他不可思议的抬头望向高贵的精灵王,两双相似的蓝色眼眸对视着,莱格拉斯败下阵来,他低头后退,从精灵王的怀抱中逃离出来,低头闷闷的说:“我王,我愿意接受您的惩罚。”
瑟兰迪尔走到寝殿舒适的长椅上坐下,将怀中抱着的山毛榉树枝放在树根制成宽大的桌子上。
他抽出一根根笔直而细长的树枝整理着,修长的手指上没有佩戴任何的戒指,包括那枚象征着国王的权威的月光白宝石戒指。他漫不经心的抚摸着已经处理光滑的树枝,“王的惩罚已经宣布过了,你将有不再承担任何任务,直到你的王认为你已经完全悔悟。”冰蓝色的眼眸深深望着莱格拉斯,“而你,有足够的时间来体会父亲对你的疼爱。莱格拉斯,是谁给你的胆子在受伤后还敢喝醉,喝醉了还敢以最危险的方式来到我的寝殿?!”
低沉而危险的语调中蕴含着怒气,莱格拉斯努力站直了身体,僵硬的走到精灵王面前,直面父亲的威严。“Adar,对不起,我实在太想见到你……”他缓缓单膝跪倒在瑟兰迪尔脚边,淡蓝色的眼眸中蕴含着淡淡的水汽,真诚的恳求的注视着他的父亲。
他的辩解似乎柔软了他的父亲,他看见冰蓝色眼眸中闪过的温柔,他看见他的父亲放下手中的树枝……但是下一刻,他就感觉到天晕地转,以一个非常难堪的姿势趴在了父亲的膝头,这个姿势让他头脚都快接触到地面,而臀部却高高的翘起。他下意识的挣扎着准备跃起,身后重重的一巴掌打断了他的行动。火辣辣的感觉袭上的不只是他的身后,还有他的脸,他抗议道:“Adar,我不再是一个小精灵了,您不能用这样的方式羞辱我!”
瑟兰迪尔的回答是更加狠厉的巴掌,“可是你犯了小精灵才犯的错误,这只能得到小精灵一样的处罚!”
莱格拉斯感觉到火辣辣的疼痛在身后堆积,他垂下头抓住父亲的长袍,开始祈祷着这暴风雨赶快过去,虽然他确实觉得自己应该受到最严厉的处罚,但绝不是用这样的姿势。
精灵王的优美的手掌不紧不慢的击打着他的身后。熟悉的嗓音击碎了他的梦想,“莱格拉斯,今天上午不会有人来打扰他们的王和王子,大家都知道,王子许多年没有归家,他需要足够的时间享受王的关怀和疼爱。”Valar在上,这真的是疼…爱……,莱格拉斯咬唇想。
“莱格拉斯,昨晚我听到了你说的话,所有……,因此,我决定满足你的请求,好好的揍一顿你的屁股。”Valar在上,我绝对没有说过这样的请求!莱戈拉斯想,我会请求作为一个战士应该承受的惩罚,但绝对不是这样的方式。
“当然,你或许已经忘记了你所说的一切,这不要紧,我会跟你一起慢慢的回顾。持续的击打让莱戈拉斯感觉到身后一片灼热疼痛,他被自责和愧疚烧灼的心却奇异得不再显得那么焦灼。
父亲的手掌依然坚定地击打着,国王的寝殿内回响着“啪、啪…”略带沉闷的声响。这太羞耻了,也太疼了,莱戈拉斯极力忍住伸手去护住身后的举动,紧紧抓住父亲的长袍。金色的长发凌乱的垂在地上,随着击打泛起一阵阵波浪。
瑟兰迪尔停下了手,莱戈拉斯深深的喘息了一声,伸手去抚摸疼痛烧灼的身后。却被一双手坚定而又温柔的抓住,一根嫩绿的丝带将他的双手反剪捆在了腰间。
维拉!他挣扎着回头看了一眼,Adar什么时候抽出了自己睡衣的腰带?但是,腰间温热的触感和拉扯动作让他的身体僵硬起来。
“不!Adar!不要!”
莱戈拉斯压抑的低叫和剧烈的挣扎没有作用,他感觉丝质的睡衣裤子被坚定的褪下,灼热而滚烫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他痛苦而绝望的闭上眼,不,这太羞耻了,已经成年的精灵像个小精灵一样,被按在Adar的膝头打光屁股,他情愿被Adar下令当众接受鞭打,以一个犯错的战士的方式。
“Adar,你用鞭子狠狠鞭打我的背吧!”莱格拉斯做着无谓的挣扎。“这才是对一个犯错的战士的惩罚!”
挣扎为他换来了狠厉的几个巴掌,击打在赤裸的肌肤上,发出清脆的声音。“莱格拉斯,我说过,小精灵式的错误只能用小精灵的方式进行处罚。”瑟兰迪尔冷冷的回答,狠厉的巴掌持续地击打着莱戈拉斯通红的滚烫的疼痛的屁股。
在一次重重的的击打后,莱戈拉斯感觉到暴风骤雨突然停止了。要结束了,他想,他想赶快摆脱这羞耻的姿势。“这些,是对你昨晚带着伤喝醉的惩罚,酒可以在任何时候喝,但是绝不应该是带着伤口的时候。我原谅你的一时冲动,但请你记住,以后这样的冲动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莱戈拉斯羞愧的垂头,“Adar,我会记住这次的教训,请您原谅我。
“我想,你短时间内应该会记住这次的教训,我想,一个烧灼滚烫火热疼痛的屁股会时刻提醒你,如果再有同样的事情发生,我不介意用同样的方式来帮助你。”
莱格拉斯从瑟兰迪尔的话中听到了淡淡的嘲笑,他发誓,他试图将滚烫的脸藏在手中宽大的王袍间。
然后,他听到让他绝望的话。“不过,这样还不够,莱格拉斯,我们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回顾,让我们换个舒服的姿势吧。
莱戈拉斯感到自己被一双有力的臂膀托起,放在了面前的木桌上,双手反剪俯卧的姿势和从温热的膝头离开贴在冰凉的桌面上的空虚感让他不禁挣扎了一下身体。
一只温热的大手按在他的腰间,而一块宽厚的冰凉也放在他滚烫而红肿的屁股上,激起他裸露肌肤细微的颤栗。莱戈拉斯的金发披散在桌面上,他看到相同颜色的金发垂落在他的眼前,瑟兰迪尔俯下身来,用冰蓝色的眼眸温柔而凛然地看着他。
“莱戈拉斯,一时冲动可以被原谅,但有些错误的想法和行为应该被严厉的纠正,你犯了太多的错误,作为你的父亲,我有责任帮助你梳理你的错误。”
莱戈拉斯不敢看那双相似的眼眸,他怕看到失望甚至是……他偏过头去,无礼的用后脑勺面对他的父亲。一阵呼啸的风声落在他身后,大片的麻木瞬间转化为深深的沉钝的疼痛,啃噬着他的肌肉和皮肤。他紧绷着身体对抗这样的疼痛,这太疼了。他想,我撑不了多久。
他甚至还回头看了看肆掠在他身后播撒痛苦的凶器。修长的手持着的凶器,是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木质发刷,通体几乎毫无装饰,只有手柄的位置,镶嵌着嫩绿的叶子形状的橄榄石。
Valar在上,他呻吟了一声,这是自己第一次亲手所做,在自己50岁那年的星光节上送给送给Adar的礼物,他还记得Adar当时唇角的微笑,在星光下熠熠生辉。这算不算自作自受?他苦涩的想。
但很快,他就没空想其它的了,发刷带着风声一次一次呼啸着击打他的身后,肆掠的疼痛喧嚣着占领着他所有的意识,沉重的钝痛占领了他裸露的臀,发刷击打的一瞬他的屁股变得惨白,发刷离开的刹那又转为深红,前一波的疼痛还占领他的灵魂,而下一波的疼痛又在叠加,剧痛像巨浪一样,击打冲刷着他的感觉和自制力,他再压抑不住喉间的呻吟,随着击打发出惨痛的闷哼。
Adar…他被紧紧束缚双手无望的张开又捏紧,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随着击打向后弓起,又被一只坚定的手紧紧按住。散乱的发丝在空中乱舞,优美的颈项一次次绝望地扬起又落下。瑟兰迪尔停下手中的发刷,他低头看着沉重喘息的儿子,以低沉而威严的嗓音道:“莱戈拉斯,这些,是为你对爱的怀疑和误解。”他严厉说:“你内心的不安告诉我,爱不能只是一味的纵容,那只能让你心变得迷惘,无法去感受、去接纳、去回应真正的爱”。
他放下手中的发刷,柔软的藤蔓在他的召唤下迅速生长,将莱戈拉斯的双腿和腰紧紧固定住。莱戈拉斯看见一只优美修长的手拿起了眼前的一支山毛榉新枝,他只能闭上眼睛无助等待着疼痛的来袭。
树枝带着凌厉的风声狠狠抽打在他的身后,已经饱受摧残的屁股红肿疼痛不堪,在遭受这样凛冽的抽打后,依旧泛起一道细细的红痕。尖锐的像刀割一样的疼痛瞬间击打着他脆弱的自制力。他使劲的挣扎起来,这挣扎只能让紧缚的受刑的部位有微微的颤动,完全无法逃避呼啸而下,连绵不绝的尖锐的、一波又一波的疼痛。
Valar在上,恳求您的救赎,他绝望地想,我不能承受更多。一根树枝断了,修长的手又拿起另外一根树枝,树枝不紧不慢的抽打着他疼痛不堪的屁股,明明以为已经疼到了极限,却又在下一次抽打中发现新的极限。
疼痛的泪水在他眼中徘徊,明明受伤还可以忍痛战斗,微笑着跟朋友斗嘴的他,居然如此轻易地被疼痛打败而流泪。
带着爱的惩罚,是如此的让人软弱,让人疼痛,让人无法承受。那时候的父亲,当他以剑相对时,当他固执的离开时,他的心,是不是像现在的我一样疼痛呢。
瑟兰迪尔看着眼前紧紧缚住的躯体,裸露在外的屁股红肿不堪,细细的肿痕浮了出来,有些鞭痕交叠的地方已经开始有血棱鼓出来,再次抽打就会流血。好看的浓眉紧紧皱了起来,他扔掉断掉的树枝,抽出一根新的树枝,转而抽打伤痕比较少的腿臀的交接处。
剧烈的,割裂的、无法忍受的痛苦肆掠在敏感的位置,莱戈拉斯苦苦咬唇忍受着,在疼痛的带来的眩晕感中浮沉挣扎间,他想起了加里安的话,“对于王或者父亲而言,沉默代表的并不一定是悔悟,可能是无言的反抗甚至指责。”当雪白的大腿也布满了细细的红痕,紧咬的双唇也渗出鲜血的时候,又一根树枝断裂了。
莱戈拉斯喘息着,泪水朦胧了眼睛,朦胧中,又一根新的树枝被拿了起来。Valar,他确实不能承受更多了。当新的树枝重重抽打在他腿臀交接处时,他在疼痛的眩晕中模糊的叫道:“ nana……我好疼……Ada不打了……”
呼啸的风声停止了,尖锐的疼痛停止了。瑟兰迪尔的手轻颤着扔下了手中的树枝。高贵的王抬头看向寝宫的高处,冰蓝的眼眸中闪烁着细碎的星光,他的嗓音变得低沉:“莱戈拉斯,你的母亲爱你,超过任何人,超过生命……而我,也是如此。”
Adar…期待已久的救赎就在此刻降临,像灿烂星空下优美的吟唱,笼罩着莱戈拉斯的灵魂,灵魂深处的阴影被璀璨的星光所净化,不安迷惘的心灵回响着爱的吟唱。他淡蓝色的眼眸中水汽氤氲,像清晨的海洋一样蕴含着磅礴的感情,他低下头试图用散乱的金发掩饰眼中徘徊的泪水,却失败了,他泪如雨下。
“Ada”,他喃喃的抬头喊道,以一个婴儿对父母最幼稚、最纯粹也最深情的孺慕的眼神望着他的父亲,以幼稚的方式呼唤着他父亲的回应。
他得到了无限温柔的回应。瑟兰迪尔垂首望着他的儿子,他的绿叶,他生命中最纯净的光。“我在,莱戈拉斯,我的绿叶”。
他将莱戈拉斯抱起,回复到最初俯卧在膝头的姿势,他解开莱戈拉斯束缚的双手,擦拭淡蓝眼眸中奔涌的泪水。无奈而坚定地说:“我该如何对待你呢,莱戈拉斯?我只能要求你,任何请求都要直接说出来,我不善于去猜测你的内心。在我们并没有想好合适的相处方式之前,我会用我的方式来要求你,指引你,管教你……不管你用什么样错误的方式来对待我,我永远不会放弃你对你疼爱。”
莱戈拉斯从他的膝头滑跪在地,将头埋在精灵王宽大的王袍里,精灵王慢慢用发刷梳理着儿子散乱的金发。在疼痛和情绪都稍微缓和后,莱戈拉斯抬头望着精灵王高贵的面庞,摸索着那垂顺的金发,在冰蓝色眼眸中找回了自己。
“Adar…密林接受了我的回归,而您的宽恕和爱,才真正吸引了我心的回归”。

【精灵宝钻】一梦四百年(熊家亲情向)

éclaircie是只狸:

给 @eithelin  @狂雪无痕  @一握灰 以及死活艾特不上的maple的点梗文。  


“Turvo,吃饭啦!快出来!”他一边飞快地跑过爬满葡萄藤的回廊一边大声喊着。


转了个弯,他一头扑在弟弟的房门上,那扇门纹丝不动。他用力地推了两下,发现门是锁着的。


“你在里面吗?快出来!”


“我不出去。”特刚坚决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尚未平息的怨气。


他听出了弟弟赌气的小心思,不禁轻轻一笑。


“别闹了,堂兄弟们都来了,你不出席晚宴太失礼,到时候父亲可要罚你的!”


他装作严肃的样子,没想到门后的特刚听到这话却更加执拗了。


“罚我又怎么样?反正我死也不出去!”


“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不告诉你!”


“不管怎么说,总要吃饭呀!”


“我不饿!”


他皱了皱眉,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有了主意。


他深吸一口气,蓄了蓄力,然后用最洪亮的声音字正腔圆地念到:


“白汁烩小鹿肉,干煎鳎目鱼,土豆泥焗兔肉,苹果酒炖七鳃鳗,红葱烤蜗牛……”


门开了,本来靠在门上的他失去重心差点摔倒,那个已经比他高出一头却仍然满脸稚气的弟弟用一只手托住了他的肩膀。


“你不要在我门口犯蠢啊,被别人看见像什么话,快别说了!”特刚一脸鄙视地看着他,他却毫不介意,只为自己的小计谋得逞欢欣不已。


“哈,明明是你肚子饿了吧!走,咱们要迟到了。”


“可是我不想……昨天和Turko比射箭的时候我不小心从马上摔下来了,被他嘲笑了半天……一会儿去了又要被他笑……”


他懂得弟弟的顾虑,毕竟他年少的时候也总是极端爱惜一些无关紧要的颜面,然而此时他只是不由分说地拉上特刚就跑。


兄弟俩刚好赶上晚宴开始,气喘吁吁地入了座。


他环顾四周,突然觉得好像少了谁,可是他绞尽脑汁地想,也想不出缺席的是谁,于是他决定重新数一遍。当视线再次扫过时,叔伯兄弟们依然历历在目,可他们围坐的餐桌却不见了。他有点困惑,一个凌厉的声音突然扫清了他眼前的迷雾。


“简直就是糊涂!如果诺多族离开维林诺,背叛维拉,那就是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Turvo?”他惊奇于弟弟顷刻间的成熟,可他知道,这就是他的弟弟特刚,永远默默地生长着,不知什么时候身量就突然比他更高,智慧也突然比他更丰富了。然而此时,他的心中又莫名涌起了一种热烈的冲动,让他对特刚的一席话产生出反感。


“哥哥,你怎么想?”特刚突然转过身来问他。


“我?我……”他本来不想说出自己的想法,因为这想法或许与他父亲的意思相悖。但现在所有精灵的视线都集中在激烈争辩的费诺和特刚身上,没有人注意到他,于是他小声对弟弟说:


“我想离开!我想见识整个广阔无边的天地!我想拥有自己的一方土地,带领子民们创造充满活力的生活!我……”他越说越激动,声音越来越大,却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如果弟弟在跟大伯辩论,那么回过头来问他的人是谁?


“哥哥!”一个女孩子的清脆声音突然打断了他的思绪。他低下头,看见一个穿白衣的小姑娘正拉着他的衣袖。


“Írissë?”


“哥哥,我要走了,你也不来送送我。”


“不是大家一起去中洲吗?你怎么自己乱跑?咱们一起走呀……”


“不不,我去很远的地方,不跟你们一路。我先走,你们以后再来找我吧。”


他想把小小的妹妹抱起来,可小姑娘转身跑掉了。


“Findekáno!Findekáno!”


他听出这是父亲的声音,可是回头的瞬间,周围却一片萧索,只有散发着邪恶气息的悬崖峭壁与荒烟枯草。


“父亲!父亲!”他焦急地大声喊出来。


 


“Findekáno!快醒醒!”


芬巩突然醒过来,意识到原来是自己伏在桌子上做了一个梦。他揉了揉眼睛,伸直了腰,一股寒气猛地灌进了他的身体。


“怎么就睡着了?还穿的那么少,窗也开着。”


芬国昐笑着把斗篷披在了长子的身上。芬巩睡梦初醒,恍然记得梦中在寻找父亲,一看见父亲就在身边,不禁本能地抓住了他的手。


“多大了,还会撒娇!”芬国昐笑道,另一只手帮他把斗篷的帽子也扣在头上。


芬巩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放开了他父亲的手,裹紧了斗篷缩在椅子里。


“父亲,我刚才做了一个梦。我梦见了Turukáno和Írissë。”


“是吗?我也常梦见他们。”


芬国昐坐到炉火边,手里拿着杯子和铁勺。芬巩这才发现炉火上多了一口锅,醉人的酒香混杂着丁香、橙子和肉桂香味扑鼻而来。


“您在煮什么?”


“热红酒。这是边境的战士们冬天御寒喝的,味道很不错。”


芬巩接过一杯酒喝了一口,果然有一股暖意从体内散发出来,将寒气驱散了,他立刻觉得精神焕发。


“父亲,我刚才研究了一下我们的兵力,如果……”


“Findekáno,早点回去休息吧,你最近太累了。”


“我还不累,父亲,”芬巩倔强地说,“如果我们进攻,至少有八成把握能一举拿下安格班!只要……”


“只要我们倾尽全力。”芬国昐抿了一口热红酒,淡淡地说,“然而东线未必响应;多索尼安倒是可以倾力而战,但兵力不多;至于南方也不好说……Findekáno,为王者,不仅要懂战略,更要懂人心啊。等到我卸下这重任的那天,你成了至高王,可千万要记得这句话……”


“您在说什么呀?”芬巩急的站了起来,走到他父亲的身边,“您才是至高王,永远都是……”


“瞧,外面下雪了。”芬国昐轻描淡写地打断了他的话。


父子俩手捧着热酒走到窗边,静默良久。


“父亲,您说Turukáno和Írissë住的地方会下雪吗?”


芬国昐凝视着大雪纷飞的夜空,没有回答。


【p.s. 餐桌上缺席的是小白,此时她已经死了,但小熊还不知道。】
 

[Dylmas]关于Dylan迷英腔的一个设想

Muzzoe:

⚠用dylmas的名字仅仅是因为我懒得给Newtmas编姓 


希望不介意我顺便打上newtmas的tag



Thomas百无聊赖地坐在吧台边,右腿曲起踩在高脚凳上,左腿无意识晃荡着。与他约好的朋友临时被女朋友叫去做司机,害得他只能进了这家最近的酒吧消磨时间。酒吧不太大,布置相当俗气,人也不太多,里面大多是附近大学的学生,角落里甚至还有一个带着耳机学习的学生(Thomas对此表示完全理解,这家酒吧说不定比街角的星巴克安静多了),没有舞台也没有dj,只有柜台上的音响放着最近的热门单曲。当Justin Bieber那首在榜单上生根发芽的西语歌响起的时候,他忍不住扬起了眉毛。他环顾四周,试图找到些值得嘲弄的事来打发时间。

“……哦,我也爱极了Radiohead,他们酷毙了……”一个男孩儿的声音飘进Thomas的耳朵,Thomas忍不住回头去看声音的来源。男孩剃着寸头,(但不知为什么,Thomas觉得,如果他把头发留长的话,那会是一头不服贴的黑卷发,也许是因为他有着卷翘浓密的睫毛),却怪模怪样地穿着一身呢子西装,用一口蹩脚英音和三四个女孩儿调情。Thomas憋住笑,玩心大起,他探过身去,“嘿,伙计,我猜你最喜欢的他们的歌是Creep。”

男孩听到说话者纯正的伦敦腔,不禁慌了神,“是……是的,你怎么知道……”

“Well,许多我见到的Radiohead粉丝都说这首是他们的最爱。”Thomas慢条斯理地说到,他费了老大劲才不至于在面露嘲讽时显得无礼,男孩局促时的可爱表情不枉他死亡的灰色小细胞,Thomas喝了一口杯子里的可乐以掩饰翘起的嘴角。他用眼角捕捉到其中的一个姑娘正在他肘边餐巾纸上写联系方式,连忙放下手里的杯子,轻声对她说,“抱歉……嗯……我想我只是,更喜欢男孩儿一点。”女孩抬起眼睛看了他一样,“喔,我……”她迅速带着她的女伴们走向了另一个角落。

“抱歉,打搅了你的好事。”Thomas拍拍黑发男孩的肩。

“没事,我并不是在……在泡妞,我只是下周要在戏里演一个英国人,所以来试试我是不是可以骗过一些人,显然,”他看到Thomas的眼神,快速地补充道,“还没有。还有,你说的对,对于Radiohead,我只听过Creep。”

“也许,我可以做你的老师呢。”Thomas说,“……?”他这才想起他还没有问过男孩的名字。

“Dylan,Dylan O'Brien.”

Thomas笑了,“居然会有人在酒吧里告诉别人他的全名”,他忍不住想到,不过他没有说出来,而是说,“O'Brien?那是个爱尔兰名字,对吧?”

“也许是吧,至少是个英国名字,我记得《唐顿庄园》里还有个佣人(servant) 姓这个。我爸爸是个英国人。”Dylan嘟嘟囔囔地说,“可他从不讲英音。”

“Lady‘s maid.”Thomas忍不住纠正。

“啥?”Dylan问。

“Lady‘s maid,不是servant,这两个不一……”Thomas对上Dylan疑惑的眼神,“不说也罢。”他喝干了自己的可乐,“我来教你怎么快速学会一口足以以假乱真的伦敦腔。”

“第一,永远不要卷太多舌头,比方说,’My name is Thomas Sangster.‘”

“又是一个Thomas!”Dylan一拍桌子,“你们英国佬不叫Thomas就叫Henry。”

Thomas刚想反驳,就想起来他那两个叫Henry的表兄,不禁感到了一丝苦涩。

“我们还盛产George呢。”Thomas说。

“George.”Thomas模仿着重复道。

“不错。第二,遇到a就张大嘴,比方说‘You got nice ass.’”

“You have nice firm ass,too.”Dylan眨了眨眼睛。

Thomas在心里骂了一句很英式的脏话——他现在真的无法把眼神从他的屁股上移开了。但他故作镇定地说道,“第三,把u念成ew,比方说……”滴,Thomas脑子正式当机了,里面只有……屁股。ass,asshole,anus……该死的……


Tube.”Dylan接过话头。Thomas呛住了。上帝,“tube”,他满心希望Dylan想到这个词的过程不像他想的那样糟糕。“对,‘tube’,”他顿了顿,心虚地补充说,”或者是‘YouTube’.第四,用喉咙发o,就像‘You're……you're ……pot.’”


"I'm what?"Dylan凑过来,“我没听清。”


“我说,You're a pot.”Thomas说。哦,他真想抽自己两巴掌。


“In that case,you're smoking hot,too.”Dylan凑得更近了,Thomas能数清他的睫毛和他脸颊上细小的黑痣,他微微上翘的鼻尖几乎要戳到Thomas的鼻子了,“这样的鼻子会在接吻的时候戳到脸上然后轻轻弹起来”,Thomas想。


“最后一点,用降调结束一句话。”


“Thomas,your pupils are dilating.”


土生土长的英国人Thomas今天知道了两个新事实:一,英音真的很性感;二,翘鼻子在接吻的时候会戳到脸不过并不会弹起来。